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澳门网上博彩娱乐官网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euphoriamaternity.com) 作者:三月兔 发表时间:2018-09-18

    故事1:船费
    这天,张明出去逛街。一个黑衣男人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个人的目光一直盯着别人的包,目光鬼鬼祟祟,显然是个扒手。果不其然,他从一位女性的挎包里熟练地偷出了一部手机。
    行窃得手,黑衣男子转身正准备逃离。就在这时,后面的失主叫了起来:“我的手机被偷了,前面那几个人先给我站住!”
    黑衣男子闪过一丝慌乱,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手机塞进了旁边一位老大爷的口袋a这一切都被张明看得清清楚楚。
    失主拦下了张明等人。扒手脱下外衣翻出口袋,证明了他的“清白”,张明也照做了。老大爷刚把手伸进袋子里,手指就像触电般弹了回来,手机“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老大爷蒙了,他急忙辩解手机不是他偷的,可是却越说越急,语无伦次。
    周围的人对老大爷指指点点,他忽然一把拉住张明的手,恳求张明作证:“你刚才在我后面,应该知道我没偷东西。”
    黑衣人朝张明瞪了一眼,警告他别多管闲事,右手露出了藏在袖子里的匕首。张明支支吾吾地回答:“我不太清楚,不过我看到他鬼鬼祟祟的,非常可疑。”
    这回,老大爷是百口莫辩了。失主看他年纪挺大,也不忍心送他进监狱,只是让他赔了点儿钱。老大爷伤心地离开了。
    几个月后,因为一场意外,张明去世了。他来到阴间,需要交船费渡过黄泉,船夫对他说:“我这里不收钱,只要你把身上最没用的东西交给我就行了。”
    张明死的时候身上没带物品,他为难地摇了摇头。船夫惊讶地说:“不可能,你明明还有一件没用的玩意儿。”
    张明疑惑地瞅了瞅自己的身体:“在哪儿,我怎么不知道?你帮我拿出来看看。”船夫突然狠狠地把手指插进了张明的眼眶,将他的眼球挖了出来。
    看着满地打滚的张明,船夫瞧了瞧掌心两颗血肉模糊的眼球,慢悠悠地说:“你睁眼说瞎话,这眼睛留着也没用。还是挖出来付船费好了!”
    故事2:冤家
    张三和李四是一对冤家,两人同一天去世来到了地府。
    因为阴闻人满为患,阎王让判官劝说那些刚死去的鬼魂投胎转世,缓解地府的人口压力。张三和李四刚到地府,判官就接待了它们。
    “你们愿意投胎吗?”判官问它俩。没想到两人都摇了摇头,判官奇怪地问它们不愿投胎的原因。两人对望了一会儿,脸上浮现出一丝怨恨,异口同声道: “我活了这大半辈子,最大的生活意义就是和这个混蛋作对。要是投胎就得喝孟婆汤,把仇敌都忘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判官没想到两人的仇恨已经深到了这种地步,顿时大感头疼。他对张三和李四许诺了种种好处,包括可以让它们投个富贵胎,可两人就是不为所动。
    “那究竟怎么样你们才肯投胎?”判官无奈地问。 “除非投胎之后,我们还是一对化解不开的冤家,这才有的考虑。”张三和李四给出了一个共同的答案。
    判官愁眉苦脸,这可真是令人为难。就在这时,判官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精光一闪,偷偷把张三拉到身边小声地对他说: “我有个法子,可以让你投胎后每天抽对方几百鞭子,对方还不带吭声的,你愿不愿意?”
    张三兴奋地说: “有这种好事?你快安排我投胎,我已经等不及想要抽他了。”
    判官松了一口气,又走到李四身边,问他:“如果让你转世后,每天可以尽情地骚扰张三,搅得他寝食难安,你愿意吗?”
    李四眼睛一亮,忙不迭地点头答应。终于解决掉这两个难伺候的主儿,判官擦擦额头的汗,连忙吩咐鬼差带他们去轮回池。
    张三和李四刚被押走,站在判官身后的小鬼就好奇地询问: “大人,既要让它们忘掉前尘往事,又得让它俩转生后继续为敌,这事是怎么办到的?”
    判官“嘿嘿”阴笑了几声,得意地回答道:“我让它们一个下辈子当水牛,另一个变成牛虻,这不就成一生一世的死对头了吗?”
    故事3:人渣
    张灵在村子里为非作歹,干尽了坏事。村民对他恨之入骨,背地里称呼他为“人渣”。
    一天,张灵不小心掉进河里淹死了。鬼差押着它来到了地府,—路上张灵惴惴不安,它认为自己作恶多端,到了阴间唯一的下场就是l下地狱。
    张灵被带到了阎王面前,阎王愤怒地宣读了它的罪状。就在张灵以为自己难逃一劫时,阎王慢悠悠地开口说:“你罪恶滔天,我罚你去修补河堤,你可愿意?”
    张灵一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犯了这么多的恶行,竟然只有这么一点儿惩罚?它急忙欣喜地回应道:“我愿意。”
    鬼差将张灵带到了关押恶鬼的地方,这里已经有百十来号的鬼排起了长龙,它们都是一会儿要去修河堤的。很快鬼差挑满了人数,押着这支队伍浩浩荡荡地向工地进发。
    路上,张灵看到同行的恶鬼一个个愁眉苦脸,好奇地问:“你们怎么都是一副死了爹娘的模样?这修河堤又不是什么要命的活儿。”
    一个鬼瞅瞅他,欲言又止,最后轻叹一声把头转过去了。张灵跟着队伍走了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了河堤前。
    它看了看河坝,这坝面上到处是一条条裂缝,一个个洞眼,像马蜂窝一般。张灵四处张望,奇怪的是工地上除了一台搅拌机,只有寥寥几把铁锹和抹泥刀。
    张灵向鬼差抱怨:“只有这点儿工具,怎么干活啊?”鬼差瞪了它一眼,径直走到一名恶鬼面前,将它举起来扔进了旁边的搅拌机。
    搅拌机内的惨叫声戛然而止,随后机器吐出了一堆血红色的肉渣。张灵吓傻了,失声道: “我们到这儿是来干活的,你们怎么把它杀了?”
    鬼差无奈地回答:“以前我们用水泥渣填补漏洞,结果总是存在缝隙,达不到要求。专家说了,必须要用更渣的材料才管用。我们想来想去,也只有你们这群‘人渣’符合要求。”
    说着,不顾张灵的求饶,鬼差一把将它扔进了搅拌机……
    故事4:遗立
    王老头是个孤寡老人,为了将来有人照顾,他收养了两个孤儿。没想到两个人长大后成了没心没肺的畜生,不光不赡养他反而经常打骂他。
    一次激烈的争吵后,王老头被两人活活气死了。老大和老二连后事也不张罗,最后还是邻居看不下去了,收殓了王老头的遗体葬在了祖屋的后山。
    王老头一死,两人没了经济来源,开始变卖屋里的东西,不到半年家中就家徒四壁了。老大骂骂咧咧道:“这死老头也不给咱们留点儿遗产,害我们现在吃了上顿没下顿。”
    “就是,这么死了太便宜他了!”老二也是一脸的怨气。
    晚上,两人做了个梦,王老头竟然出现了。他告诉兄弟俩:他生前留了一笔财产,他们之中谁能正式为自己下葬,这笔遗产就归谁。
    兄弟俩醒来后十分兴奋,可一个更大的问题又摆在眼前:尸体只有一具,该由谁安葬呢?最后他们异想天开地提出了一个办法:干脆把尸体分成两半。
    两人立刻挖出养父的尸体,王老头已经变成了一具骷髅。老大用锯子把骷髅锯成了两半儿,上半身归自己,下半身给弟弟。
    分完遗体,两人花钱请人敲锣打鼓隆重地将养父下葬了。老二还有点儿担心,生怕养父会找他们算账,老大却说:“你操什么心?这老头活着的时候就不敢拿我们怎么样,现在死了我们还怕他?”
    当天深夜,王老头又出现在梦中,他对两个养子把自己给“分尸”的事一点儿也不生气,笑着把埋藏遗产的地方告诉了他们。
    老大迫不及地道:“这笔遗产有多少钱?”王老头面露微笑:“我这笔遗产比金山银山还值钱呢!”
    第 二天,两人拿着铁锹在院子里挖了起来,没想到地下是一具腐烂的女尸。两人惊魂未定时,老二看到尸体旁有个小木盒,打开看见里面有张字条便读了起来:
    我仔细考虑过了,就是给你们两个败家子一座金山银山也得败空了。不如给你们安排一个后妈,由它照顾你们就衣食无忧了。
    两人读完信,心惊胆战地抬起头,看到女尸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一张撕裂的大嘴扯到了耳根,笑着朝他们走了过去…
    故事5:捞尸
    张晨住的地方附近有条河,时常有人在那里溺水身亡,于是他动起了歪脑筋:靠捞尸向死者家属索要费用。
    这天,张晨捞上来一具男尸,从口袋里的画笔判断,死者生前是一名画家。张晨照例给死尸拍了一张照,免得尸体腐烂后家属认不出来。
    左等右等也不见死者亲属,天色已暗,张晨准备先把尸体带回家。这时,远处有一个黑影飞奔而来,张晨心中一喜:买主终于出现了!
    可是等他见到对方的面容,不禁吓了一跳:眼前男人的相貌和捞上来的尸体一模一样。男人伸出泡得肿胀的手,客气地说道:“你能把尸体还给我吗?我还要带它去安葬。”
    张晨指了指牌子上的标价道:“三万元捞尸费,你先给钱再说!”男人露出为难之色,表示自己身上没带那么多钱,想先拿回尸体再筹钱付款。
    张晨死活不同意,男人气愤地离开了。
    第二天,张晨又捞到了第二具尸体。尸体穿着一件黑色T恤,下身是一条蓝色牛仔裤。
    张晨刚拍好照,男画家的魂魄又来了,他想买下这具尸体。
    看到张晨不解的目光,男人解释说:“这人刚死没多久,身体机能还没完全停止,我要用这具尸体’借尸还魂‘。”张晨听完乐了:这尸体对男人这么重要,不敲一笔太可惜了。
    没想到他一提出自己的要求,男人顿时拒绝了,他满面怒容道:“我从没见过你这种漫天要价的无耻之人,我这儿就一万块钱,你不给拉倒,有本事把它重新丢回去!”
    张晨被对方激怒了,真的把尸体丢到了河中。男人见状,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张晨得意洋洋地想:我就是要让你变成孤魂野鬼,你能拿我怎么着?
    这时,手机响了,张晨接通电话,那边传来了母亲哭哭啼啼的声音:“儿子,你爸赶过来看你,他下车抽烟不小心掉进河里了。你在下游有没有捞着你爸的遗体?他就穿着黑色T恤……”
    张晨心中一惊,马上拿出照片,顿时呆住了。照片中的尸体相貌一点点地“褪去”,露出了一张熟悉的面孔,旁边显现出男鬼清晰的身影,手执画笔,一脸坏笑。原来这张脸是它画上去的。
    电话里母亲还在一个劲儿地询问,张晨的脑袋却“嗡嗡”地响着,一片空白……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文章标题:短小鬼故事5则
本文地址:http://www.euphoriamaternity.com/dp/52295.html
上一篇:亡命野狐岭    下一篇:易城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