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澳门网上博彩娱乐官网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来源:鬼大爷(www.euphoriamaternity.com) 作者:陈兵 发表时间:2018-08-26

    南宋时期遭遇金兵入侵,国内又有人乘机扯旗造反,闹得兵荒马乱,民不聊生。
    有一位官长叫吕忠诩,带着家眷前往南方赴任,途中经过叛乱地区的建州城时,十六岁的女儿顺哥被叛军抓进了城里。叛军中有个小头目叫范希周,二十三岁,原是读书人,自小熟悉水性,能在水下潜游,因此得个外号叫范鳅儿。范希周虽然被逼迫加入叛军,却能洁身自好,不与叛军同流合污,从不做那些打砸抢的勾当。他看见被捆绑的顺哥在那里啼哭,便上前盘问。顺哥把自家情况哭诉一遍,引起范希周的怜悯。他叱退士兵,亲自为顺哥松绑,并将她留在自己帐中,好言抚慰。他说:“我是个读书人,是被族人逼迫进来的。只等天下太平了以后,我还要回家读书,以求功名。如今你我同为天涯沦落人。遇到你也是我三生有幸。小姐若不嫌弃,我愿与你结为眷属,彼此相互照应,共度难关。我一定好好待你。”顺哥本不愿相从,可是身不由己,加之救命之恩无以报答,只得应允了。
    范希周将顺哥安顿在公馆住下,经叛军首领批准择日举行婚礼,大摆宴席,双双喜入洞房。
    范希周有一个祖传宝镜,是两镜合扇的,可开可合,镜内铸有“鸳鸯”二字,名为“鸳鸯宝镜”,送给顺哥做为聘礼。
    时过不久,官军兵临建州城下,情势危急。顺哥向丈夫范希周说:“古人说‘忠臣不事二君,烈女不嫁二夫’。我被叛军抓到又被你救出,即为你家之妇,此身就是你的了。如今兵临城下,早晚是要被攻下来的。城一攻下,你是叛军亲党,难免一死。可我惟愿先你而死,决不忍心见你被人杀戮。”说罢拿起床头利剑就要自刎。范希周慌忙抱住,夺下利剑,安慰她说:
    “我陷在贼中原非本意,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已无法自救,只能听天由命了。你是官家女儿,是被劫持过来的,此事与你何干?官军将士都是北方人,你也是北方人,言语相通,岂能不讲家乡之情?再说还有亲朋故旧相逢,辗转告知你父亲,也能骨肉团圆。生命是最为宝贵的,怎么能如此轻生呢?”
    顺哥说:“如有再生之日,我誓不再嫁。既便被贼军所劫,我宁肯死于刀下,决无失节之理!”
    范希周说:“承蒙娘子厚爱,我死也瞑目了。万一我成为漏网之鱼,苟延残喘,也誓愿终身不娶,以报答娘子今日之心。”
    顺哥说:“‘鸳鸯宝镜’是你家行聘之物,我与你各分一面,牢藏在身,只待他日此镜重圆,夫妻再合。”说罢两人相抱痛哭。
    到第二年春,官军将建州城攻破。叛军首领放火自焚而死。叛军一半死于乱军之中,一半被官军擒获,范希周去向不明。顺哥见势头不好,料定范希周必死无疑,慌忙逃进一间破屋里,解下罗帕就要上吊。正在这时,吕忠诩领兵从此经过,见破屋中有人自缢,急忙叫军士解下,到跟前一看却是自己的女儿顺哥。顺哥死去活来,半天才能说出话来。父子重逢,悲喜交加。顺哥将贼兵劫持、被范希周救助成亲之事向父亲说了一遍。吕忠诩倍加抚慰。
    一天,吕公与夫人商议,女婿去向不明,凶多吉少,女儿青年丧夫,终不是长久之事,一起来劝女儿改嫁。顺哥向父母述说了与丈夫之间的誓言,决意不肯改嫁。
    吕公训斥她说:“好好人家的女儿嫁了反贼,本属无奈。所幸丈夫已死,解脱了你,你还想着他干什么?”
    顺哥含泪说:“范郎本是读书人,参加叛军是族人所逼,迫不得已。他虽身在贼中,但从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我当初就是被他在乱军中救出来的。倘若天公有眼,他必能逃脱虎口,我们或有相逢之日。孩儿今后情愿在家奉养二老,就是终身守寡也死而无怨。若逼孩儿改嫁,不如让孩儿自尽,也不失为完节之妇。”吕公见她说出这些道理,也就不去逼她了。
    到了绍兴十二年,吕公升官,领兵在封州镇守。一天,广州指使贺承信带着公文到封州投递。吕公在官府厅上接见他,并问了些地方之事,叙话良久才告别而去。
    顺哥在后堂帘中窥视,待吕公回来后问道:“刚才交公文来的是什么人?”
    吕公答道:“是广州指使贺承信。”
    顺哥说:“奇怪!我看他言行举止,好像建州的范家郎君。”
    吕公大笑道:“建州城破之后,凡姓范的都不赦免,只有死的,哪有活的?这位广州差官姓贺,也是朝廷命官,跟范家人毫无关系。你不用痴心妄想了。”
    顺哥被父亲抢白了一顿,满面羞愧不敢再说。
    过了半年,贺承信又有军事公文到吕公衙门投送。顺哥又从帘后窥视,心中怀疑不已,对父亲说:“孩儿今已脱离尘世,哪敢再有儿女之情?但经再三辩认广州姓贺的,真的酷似范郎。父亲何不召至后堂,仔细问问。范郎小名鳅儿,当年在围城中情知必败,我俩有‘鸳鸯镜’各分一面作为表记。父亲可直接叫他小名,并拿出此镜试探,必能得其真情。”吕公一听言之有理,便答应了。
    第二天,贺承信进衙门来取回执。吕公将他请进后堂置酒款待。饮酒中间,吕公问其籍贯出身。承信支支吾吾,面带羞愧。
    吕公忽然问道:“鳅儿不是你的小名吗?老夫已经全都知道了,你就把实话说出来吧!”
    承信即忙下跪,口称“死罪!”吕公将他搀扶起来:“不必如此!”承信这才敢倾吐真言:
    “小将建州人,本姓范,建炎四年,宗人范汝为煽动饥民扯旗造反,小将陷于贼中,实在是迫不得已。后因官军来讨,攻破城池,范氏宗族尽皆诛杀。小将因平日不做坏事,有人救护,遂改名为贺承信,接受招安。绍兴五年拨在岳飞部下。岳家军都是西北人,不习水性。小将为南方人,自幼会水,能潜水三昼夜,所以有‘范鳅儿’之号。岳将军亲选小将为前锋,每战争先恐后,屡建战功,因而得受军职,直至广州指使。此事从未泄漏于他人。今既承问,不敢隐瞒。”
    吕公问,“你妻子姓什么?是结发还是再娶?”
    承信答道:“在贼中时,曾遇到一位宦家女儿,纳之为妻。次年城破,夫妻分散逃走。我们曾有约定,如侥幸活命,夫不可娶,妇不再嫁。我寻妻未见,后来到信州找到了老母,至今母子相依,未曾再娶。”
    吕公又问:“你与妻子相约之时,有什么物件作为纪念吗?”
    承信说:“有‘鸳鸯宝镜’,合之为一,分之为二,夫妇各留一面。”
    吕公问:“此镜还在吗?”
    承信说:“此镜随身带着,时刻不忍离身。”
    吕公问:“能拿出来看看吗?”
    承信掀开衣襟,从贴身的系带上解下个绣囊,囊中藏着宝镜。吕公接过来,从袖中也取出一面宝镜,两镜相合竟成一镜。
    承信见宝镜符合,不觉痛哭失声,喊道:“顺哥,你在哪里?希周来迟了!”
    吕公深受感动,也不觉落下泪来,说道:“足下所娶,正是我的女儿!女儿现正在府中。”
    吕公引承信到中堂与女儿相见,两人相抱大哭。吕公解劝开,并安排筵席庆贺。当晚即留承信在府内歇宿。
    几天之后,吕公打发女婿带着回执起身,并让女儿跟随到广州任所同住。
    一年后承信任期已满,在赴京之前,又领妻子顺哥同来封州拜别吕公。吕公备下盘缠,差人护送他们到京城。
    贺承信后改名为范承信,与顺哥夫妻偕老。其鸳鸯宝镜,子孙后世传为至宝。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重圆鸳鸯镜
本文地址:http://www.euphoriamaternity.com/gsh/minjian/52261.html
上一篇:富家坝的传说    下一篇:仰天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