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澳门网上博彩娱乐官网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来源:鬼大爷(www.euphoriamaternity.com) 作者:海伯利安 发表时间:2018-09-26

    唐代宗在位的最后一个年头,白沟河南岸石羊镇的一家小酒馆里。泼皮陈二为抵酒债,叙述了他人生中最后一个故事。受恶劣天气影响,酒馆里光线昏暗,酒客稀稀落落的坐着,眼光朝一处聚,围成半圆,他们坐姿各异,神情桀骜,领头的是两个自北地而来的皮货商。
    鉴于陈二的叙述夹杂了诸多细节上的矫饰,以及其含混不清的突厥口音使得事实难于被准确传达,笔者将对整段叙述去枝斩叶,以求脉络明晰。
    “三十五年前,白眉可汗被枭首。八日内,各残余军部皆发生内叛,一大半在鹈鹕泉被回纥部落歼灭,我跟随执失颉力部行军至白沟河,遭遇唐军伏击,部队被打散,我亡窜至石羊镇西南二十余里的地方,紧要关头,被一户酿酒师搭救,他将我隐匿在空酒缸内,直到唐军离开。酿酒师复姓左丘,名字不知,携妻儿居住在这个地方许多年,因为近水,屋子前后都长满芦花,高丈余,远处看,察觉不到这边有间屋子。执失颉力脱逃后整顿了残部二十七人,在白石山啸聚为匪,我往投之。下山劫掠时,我曾多次引军部至左丘先生住所置酒,所酬都十分丰厚。正当我欠他的情即将还清时,事情出了意料之外的变化。那场悲剧由傍晚时分的一场胜利酒会引起,先是执失颉力麾下两个卑劣的骑兵酒醉失行,对左丘的妻子进行了言语上的调笑,紧接着变本加厉。执失颉利只是坐在火堆前看着,火光照亮他半个面庞。我感觉必须要做点什么了,于是上前阻止,他们暂时把矛头指向了我,笑话我是突厥与汉人的种,只会逃跑的懦夫,不是真正的突厥勇士。我丢掉了三根手指,脑袋上挨了一棍。醒来后目之所及已成一片废墟,房屋之所在只有几根发黑的木头,芦花化作飞烬在天空起舞。左丘夫妇的尸体在相距一丈的地方露天横陈,喉咙都被割出一道口子。我在屋北找到二十八口酒缸,这些酒缸宿命一般嵌入大地,缸沿距地面不过半尺。执失颉力以及他的部下占了二十七口,他们躺在酒里一动不动,瞳孔放大,面露迷狂。酒香扑鼻,如非前车之鉴近在眼前,我很难忍住不跳进去一醉方休。”
    当陈二打算往下重叙那些老掉牙的故事时,其中一位皮货商挥手打断了他的叙述。事实上连以上那个故事在石羊镇已经重复了很多遍,只是每次重复的细节根据对象不同都略有区别。
    皮货商没有作任何评论,替陈二付了酒账后,离开了酒馆。翌日,陈二的头颅悬于府衙正门之上,其他部分则葬于狼腹。小镇上议论,泼皮陈二是因为斫下执失颉力的首级领赏的事实而不为绿林同盟所容。另有少数人认为,这件事与陈二试图伪饰的一部分真相有关,这一说法最初出自石羊镇的汪大夫之口,他的依据是陈二的三根手指并非如陈二形容的是那晚搏斗所伤,而是先天畸形不全。
    真相在八百年后被披露。明嘉靖壬戌科进士刘泮调任顺天府任知府期间,大力搜罗唐宋刻本,一次从胡姓商人手中得孤本一卷,卷名为《集异记补遗》,行文至此,需教读者知:《集异记》原为唐人薛用弱搜罗隋唐时期民间轶事编撰而成,《集异记补遗》则是在《集异记》基础上增加了六篇新文,撰者为云溪居士,生卒年不详。其中六篇之一的《仰天螺》一文详细记录了左丘灭门事件的原委。此事被完整披露在刘泮晚年文集《刈月堂文稿》中。
    牝谷镇的人称他为“彼岸来的人”。他身材矮胖,但走路很快,黑亮的发辫从一顶黑色毡帽下露出来,背上常年背着一个神秘的杂货箱,话不多,唇上干裂出褐色的口子。他们比肩同行,每日跋涉相当长的路程,这样的路程即使对于壮年男性也十分吃力。左丘龄的双脚起了水泡,水泡磨破,又出了血,血结成痂,即便步履艰难,也不敢稍有落后,一去不知止境,直行了一年左右,才来到了牝谷镇。
    在这一年之内,左丘龄每回忆起那一晚的境遇仍寒毛直竖。
    一被扔进酒里,脚上绑的石头便扯着身体向下坠,起先十分惊惧,非怕溺水,而是父亲曾多次说过,这几坛酒修习功夫不到时不能闻,更不能喝,否则有害无益,难逃迷狂而死。一闪念的功夫,左丘龄已经呛了几口酒,酒味清冽苦涩,钻进肺里如同裂帛,他感觉双脚似被缸底的水草缠住,直入深底。忽而耳边万籁俱寂,只听到心脏缓慢搏动的声音。不知过了多久,他浮出了水面,睁开眼睛发觉置身于一条小河,时间正是黄昏。远处一人沿着河岸行走,听到他的呼救后,游到河中,将他拉上了岸。
    那人站在榕树荫下,弯腰用白色石灰撒了一个圈,把看客拦在圈外,弯腰一个长揖。言道:众位乡亲,我叔侄二人赴北地探亲,沿路困顿,只好借宝地做点手艺,讨点吃食。人们看看他的华服,又看看左丘龄衣衫褴褛下瘦削的身体和满是伤痕的脚,都窃窃私语。只见他将肩上的竹箱卸下来,从里面一样样拿出向众人展示,然后散放在地上,这些物事都颇为寻常:旧陶罐、牛皮酒袋、木簪、布履。他立直腰脊,两腿微蹲,双手合抱一个圆,左丘龄将地上的东西捡起来,朝他围抱的怀里扔过去,倏忽之间,陶罐、牛皮酒袋、木簪、布履,在被扔进他怀抱的同时,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不见。围观者皆瞠目,少数人解囊打赏,有好事者将赏钱扔到圆里,仍消失不见,再是随地捡的石头、树枝,也无一例外。
    这样的表演越演越热闹,街面上像赶集一样挤满了人,一直进行到第三天,出了一件意外。牝谷镇经营皮货行发家的首户独子张环消失了。事情的起因是张环与几个小童一起,爬到墙上和树上看表演,张环所蹲的地方正是那人和左丘龄的头顶。忽然人群中一阵惊呼,张环从树上坠下来,直跳进了那人合抱的圆中,没有坠地的声音,一如生铁入水。人群中一片死寂。
    在众人的簇拥下,那人带着左丘龄到张府,张家得知噩耗,要他抵命。幸有同行小童李小二作证,陈述原因是孩童玩伴间打赌,试看谁敢跳进那个圆里,不料张环第一个出了风头。张父言道:我儿去了哪里,你把他还回,概不追究!那人摇摇头,说:已遁入虚空道,如砂砾入海,我也无办法。张家发动家丁要将妖人捆送官衙,不料他一侧身,把身后的左丘龄推到前面,言道宁将此子抵让给张家承继香火,并偿百金。此时众人才发觉左丘龄与张环不仅年纪相若,相貌亦十分相似。张家犹豫两日后答应。
    两日后的黄昏,他打点好行囊,左丘龄他送至镇口一颗柏树下,目送他一路向西北方向而去。
    这是一个能免去奔波之苦的机会,但在张家要求改名更姓之时,左丘龄仍然坚拒,以绝食相对,为自己留下一字,改为张龄。
    一晃两年过去,张龄愈得张家喜爱,与张环纨绔不学相较,张龄则沉静敏慧,谦逊守礼。其名渐传,镇上甚至有人议论,以为张家因祸得福。
    某夜,张龄侍奉父母就寝之后,照例回房温书,一时脑袋昏沉,便趴在桌上小睡,迷糊之间,摇摇晃晃来到一处河岸,仔细辨认,竟是当日被怪人从水里搭救出的地方,时日也正是黄昏,日头还未落山,夕阳照着水面粼粼波光,河对岸即是牝谷镇,已有几户人家掌灯。张龄心中纳闷,便要沿着当初走的路,绕去对岸,一回头却发现模样大变,当初的坦途,此刻却横亘着一座陡壁高山,其峰高耸入云,两侧伸出的峰峦像怀抱一样向大河伸出,挽出一个小小的湾港。欲凫水而过,脚趾刚一沾水,便觉冰冷刺骨,急忙退步上岸。心道我怎么如此倒霉,居然落到这个鬼地方,没想到那个变戏法的真有手段,这次上了李小二的恶当,爹娘找不见我,此下真该着急了。张龄一念至此,浑身一凛,再一思绪,刚从树上掉下来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只觉哪里奇怪,却说不上来。在岸上抱着腿坐了许久,向河心远眺,指望家人划船来寻。夕阳仍远远的悬在天际,一点没有落下的意思,清风徐徐,吹得眼皮发紧,一低头便睡了过去。
    张龄一觉醒来肩背酸麻,看院子外早已天光大亮,周围一切如常,然昨夜梦中所思所见,均极真切,在这一日之内,始终萦绕于张龄脑海之中。少年心事瞒不住,这样出神久了,连吃饭也不上心,看起来失魂落魄的样子。
    当晚,张龄就寝之后,又朦朦胧胧的出现在了那个地方,一切未变,山峰依旧耸立,河水依旧彻骨,黄昏依旧是黄昏。连所担心的也仍旧是爹娘寻不见自己。竟仿佛初来此地一般。张龄仔细回忆过去,记忆里均是六七岁时在牝谷镇的玩闹,掏鸟蛋,逛花灯,却一点没有石羊镇的任何记忆。坠入那人怀抱后消失是张环,为何我会有他的记忆,难道张环坠入的虚空道是我的身体?难道我和张环变成了同一个人,那是我变成了张环,还是张环变成了我?这几个念头来的毫无来由,又转瞬即逝,难以追究,倒令自己大吃一惊。
    而太阳似乎永远不会落下,张龄注意到了这一点,当他一口气数到一千八时,悬挂于西边的太阳却没有丝毫位移,这令他无法确认那是不是太阳,或者那个方向是不是西方。毕竟是孩子,想不通的东西就让它去,他脱了鞋,沿着河滩一直走,肚子不饿,温度也适宜,只是稍嫌乏味。比起冷冽的河水来说,河滩的泥土松软柔和,每一脚踏下去,都包裹脚面。河滩上没有其他的东西,除了一些零零散散的螺壳,不规则的分布在沙滩线上,有时一步就看见十几个,有时几步才看见一个,形状大同小异,颜色却十分丰富,一层层渐变的红绿色覆盖在螺壳的外围。他弯腰捡起来,从螺壳的洞口向里望,里面是黑漆漆的,渐渐的他的瞳孔放大,身体越缩越小,眼前的螺洞口越来越广,随之黑色的暗幕也越来越大,似乎要占满整个天地。
    一眨眼的功夫,张龄躺在红色的罗帐之中,身边是一个听到呼吸都觉感觉亲切的女人,他并不觉慌乱,坐起来,随意披了件衣服后推开门,院子里四角都挂着红灯笼,月凉如水,地面发白。他静静望了一会,便回到床上继续沉睡,睡着之后,又到了那条黄昏下的河岸,醒来之后,却又回到了最开始。
    话休烦絮,自此之后,只要张龄一入梦乡,便会来到黄昏河岸,但只要拾起螺壳,望向螺壳内里,便会进入另一个景况。有时张龄考中了秀才,有时一照镜子,皱纹堆垒,胡子蓄了老长,有时则是在商队行旅之中,没有一种景况是重复的,这些景况通常只会持续一段时间,直到张龄无法抵御困意,一切重新回到原点。
    更奇怪的是,随着时间越久,张龄在日常生活中有时会碰到螺壳中的景况,从而导致常常会对当下发生的事情有似曾相识之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经历过。在螺壳里经历过的一切都成了现实,张龄真的考中了秀才,新婚之夜的新娘也正是螺壳中已结成连理的那个女子。
    似乎他的一生,已经被切成了一片一片,都放在了梦中黄昏海岸里的那个螺壳里了。
    故事行到这里便结束了,此后是云溪居士所撰的一段评语,读来颇有意思,大意是:
    左丘先生的酿酒之术大概可以称的上神乎其技吧,几年前我曾在先秦的书简上看过,上古之人有术,令将死之人神思弥留,世人看起来只有瞬间,于死者却是永恒,上古人认为此术可助人跳脱六道生死,不堕轮回之苦。曹溪洞的慧明禅师则认为恰恰相反,浮生若梦,纠缠不开,以致众生皆苦,进入弥留之境,只会令执念更深,只有修到“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之境,不执著于生死,方可真正跳脱生死。这样看来,左丘先生的酒令世人神思枉留,着于皮相,以致于陷入不复之地,岂非是一种罪孽?身遭横死,大概是上天不欲此酒误世人修行之道而施加的惩罚吧。
    张环是左丘龄弥留之际进入虚空大道后幻想出来的人物不足为奇,但黄昏海岸上存放人生境遇的螺壳,据我所知却真有此物,真是令人不解。此物名为仰天螺,与世传的稀世奇珍留梦枕齐名,留梦枕存其梦幻,仰天螺存其真实,真实梦幻本为一体。留梦枕世间尚有多种说法,而仰天螺却从来只闻其名,不见其形质,没想到居然存放在虚空大道。知道仰天螺存放地的人必然进入过虚空道,执失颉力为首的二十七名山匪醉酒进入弥留之际的虚空幻象究竟如何无人知晓,偏偏只有左丘龄的故事传了出来,是否说明左丘龄修得了“如如不动”,勘破了虚空道呢?
    左丘龄勘破了虚空道之后的经历已无从查起。然而另一件事却颇为蹊跷,几十年前陈二的首级离奇的被挂在府衙之上,生前见到的最后的人便是两个皮货商,如果左丘龄真的活到了那时候,与他们的年纪也正相当。若真是左丘龄脱离虚空道之后的复仇之举,那纠缠于过去的仇恨,究竟还算不算真正解脱呢?若其中之一是左丘龄,那另一个呢?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仰天螺
本文地址:http://www.euphoriamaternity.com/gsh/minjian/52298.html
上一篇:重圆鸳鸯镜    下一篇:神医投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