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10-22作者:余显斌

    一
    张康和吴迈是一对穷秀才,也是一对好朋友。那天,在小城的“千里香”酒楼上,张康喝醉了,结结巴巴地告诉吴迈,自己藏着一件古董,价值连城。吴迈听了,睁大眼睛问道:“真的?”
    张康呵呵笑着,得意地点点头。
    吴迈做出不相信的样子,盯着张康道:“张兄你喝醉了,开始吹牛了,和你相交二十年,我可从没听你提起过有古董,咋可能突然就有了古董?”
    张康指着吴迈的鼻尖不高兴地说:“你不相信?认为我……在说谎?”吴迈点头表示不信。张康生气了,摇摇晃晃站起来,挥挥手说去看看吧。在吴迈的搀扶下,张康摇摇晃晃回到家,果然就让吴迈看到了古董,竟然是一件兔毫盏。兔毫盏是宋朝饮茶名器,当时就有千金难买之誉,到了明朝,更是价值连城。当朝的严嵩严阁老在一次饮茶的时候,曾经抚须长叹说:“能得一件兔毫盏,那真是此生富贵无忧了。”
    严嵩的干儿子们听了,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
    他们知道,如果自己能抢先找到一件兔毫盏,将来定能飞黄腾达了。尤其是丰城豪绅朱三才的哥哥,在朝廷做侍郎,是严嵩门下有名的干儿子,就悄悄写信告诉弟弟朱三才,小城古董很多,赶快打听,如能找到一件兔毫盏,咱们家以后就发了。
    朱三才读罢信,派出仆人,四处暗暗打听着。
    当他听说张康有兔毫盏,而且是吴迈亲眼所见时,眼睛立马瞪大了,吩咐手下人,明天一早行动,无论巧取还是豪夺,都得将那件兔毫盏弄到手。可是,第二天爬起来,他刚准备行动的时候,一个仆人跑进来,在他耳朵边轻轻说了两句话,他目瞪口呆,许久大骂道:“奶奶的,那个狗官比我还快啊!”
    原来,就在昨晚,张康被丰城知县柳子野给抓了起来,兔毫盏也落在了柳子野的手里。
    二
    柳子野当时是带着一群差役去的。张康正在看书,面对差役大惊,询问干什么。柳子野长袍大袖地走进来,告诉张康,他偷盗县衙仓库银子的事情已经被人告发,跟着自己回县衙受审。
    张康大惊,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如何能去偷盗县衙银两?
    柳子野大怒道:“现在有证人在此,岂容抵赖?”张康问证人在哪里,请当面对质。柳子野拍拍手掌。随着掌声,一个人慢慢从门外走进来,不是别人,竟然是自己的老友吴迈。吴迈叹口气道:“张兄,大人已经知道一切,你就招了吧。”张康瞪着吴迈破口大骂,知人知面不知心,自己竟然结交了这么一个人。他说:“你说,你在哪儿看见我偷盗库银了?”吴迈笑着说,那晚自己去亲戚家,回来晚了,看到一个人影从县衙那边匆匆跑过,正是张康。他问张康去了哪儿,为什么如此慌张。张康脸色煞白,在他一再逼问下,才不得不承认,自己去偷盗县衙银两去了。为了封住自己的嘴,张康当时还给了自己十两银子。吴迈说着,从袖子里拿出十两银子交给柳子野,上面果然有县衙的记号。
    柳子野嘿嘿一笑,喝声“搜”。
    差役们一声吼,四处搜索起来,在隔壁床底搜出一个柳条箱。箱子里面用稻草遮盖着,拿开稻草,是一锭锭雪花银子,都有县衙的记号。

    柳子野指着那些银子问道:“这是哪儿来的?说!”
    张康瞪大眼睛,许久喊道:“大人,我也不知道这银子是从哪儿来的啊!”
    吴迈在旁边哈哈大笑,对柳子野建议:“大人,既然是巨盗,偷盗的不可能只有这点银子。”柳子野点点头,让差役们继续搜索,一定还有别的宝物。差役们挖地三尺,再也没有搜索出什么东西了。吴迈得意地道:“还有一件绝世宝物呢!”说着,他走到张康书桌前,将书桌上的笔筒捉住轻轻一旋,墙上一张画慢慢移动,出现一扇橱门。他一笑,走过去打开橱门,里面是一个檀木盒子,古色古香的。他将盒子拿出来放在柳子野面前,慢慢打开,里面的红色丝绸垫布上放着一个茶盏,黑色的,上面密布着白色毫纹,正是宋朝的兔毫盏。
    柳子野拿着兔毫盏哈哈大笑,对吴迈翘着手指道:“你的功劳很大啊,我会向严阁老保举你的。”
    吴迈听了满脸兴奋,连连拱手感谢柳子野的栽培。
    三
    朱三才听到柳子野得到兔毫盏后,仍不死心,派人继续打探柳子野得到兔毫盏后的信息。不久,一个仆人匆匆赶来,告诉他一个消息,柳子野的独生儿子突得急症,已经奄奄一息,刚才医生去看病,开出一服药方,有鹿茸、人参、雪莲等药物,熬着喝,不是一天两天,得喝上好几年才能痊愈。柳子野上任不久,哪来那么多的钱财啊?正急得团团转呢!朱三才一听,用手指敲着自己的脑袋,敲了几下哈哈大笑道:“有办法了。”
    他马上坐上轿子,吱呀吱呀到了县衙,去拜会柳子野。
    柳子野听到是朱侍郎的弟弟朱三才来了,只好整理衣服出来迎接,可脸上惶急的表情却难以掩饰。朱三才喝了口茶后,关心地问道:“不知大人为何满脸惶急?”柳子野长叹一声,摇着头说自己心里如压磐石,沉重得很啊!朱三才请柳子野说说,或许自己能帮忙。柳子野告诉他,自己年近四十方有一子,谁知得一重病,诊治之下竟需如此昂贵药物,如何能购买得起啊!朱三才听了哈哈大笑,伸手进入袖中,缓缓掏出一张银票放在桌上道:“大人看这些可够用?”
    柳子野一看,眼睛睁大了道:“一万两啊!”说着,伸手去拿桌上银票。朱三才一伸手忙收回银票,面带微笑缓缓摇头。柳子野急了问:“朱兄如此不给又给,给又不给,究竟为何?”

    朱三才告诉他,银票自己可以给他,但他必须拿出一样东西交换。
    柳子野问是什么东西,朱三才吐出三个字:“兔毫盏。”
    柳子野摇着头告诉他,自己要将兔毫盏交给严阁老。朱三才微微一笑分析,交给严阁老,就得去京城,这么远的路,拿着如此宝物远行,沿途是很不安全的。朱三才说,到时如果路上遇见蒙面强盗,刀光一闪,大人岂不是人财两空啊?退一步说,即使大人拿着宝物到了北京,没有背景,一个小小的知县能见到严阁老吗?再说了,令郎的病可是刻不容缓啊!柳子野默默地不说话,仍犹豫着。
    朱三才笑道:“做官为啥,不就是挣钱吗?”他说,柳子野说一个价,自己一定会让柳子野满意的。柳子野显然心动了,过了许久道:“朱兄言之有理,可令兄如果将来高升了,一定要垂怜在下啊。”
    朱三才知道柳子野心动了,连连点头,问需要多少钱。柳子野伸出五根手指晃动两下,朱三才问:“五万两?”柳子野摇着头道:“十万,少一文也不卖。”
    朱三才咬咬牙道:“成交。”
    四
    丰城传出一个消息,这个柳子野,从张康那儿搜来兔毫盏,竟然拿着卖了十万两银子。更有知道消息的说,他的儿子根本就没病,活蹦乱跳的。大家明白了,这个柳子野是以儿子有病为借口,抬高兔毫盏的要价,狠狠地发了一笔财啊。
    这个赃官,爱财如命。
    大家准备写状子,去京城告发贪官柳子野,为了钱财,诬陷良善,勾结豪绅,贪人财产。可是,大家犹豫了,现在京城由严阁老把持着,更是贪赃枉法,颠倒黑白,去向谁告啊!就在大家愤愤不平时,一个天大的喜讯传到丰城,严阁老已经失宠,受到嘉靖皇帝的严厉申斥,着即罢官,令他讨饭去了。
    至于严阁老的一群干儿子,不是被杀,就是被贬。朱侍郎也被拉上刑场,斩首示众。朝廷已经派出锦衣卫赶向丰城,准备捉拿朱三才。朱三才一听傻了眼,长叹一声,唯一的办法就是赶快逃走。朱三才就这样消失了,不知去了哪儿。
    大家都高兴地放起鞭炮,准备开始写状纸上告柳子野。
    谁会写状纸啊?大家犹豫着,有人抬起头来,看见张康从远处走来,他竟然出狱了。大家高兴地拉着他说:“你回来得正好,帮我们写一份状纸,告柳子野那狗官。”张康摇着头不写,大家都劝:“你被赃官害苦了,还被夺去宝物,我们是为你打抱不平啊!”张康哈哈大笑道:“你们告的可是天字第一号的大清官啊。”大家糊涂了,一个个傻乎乎地望着张康。张康告诉他们,这是柳子野设的一个连环计。原来,严阁老并不喜欢兔毫盏,是嘉靖皇帝喜欢,严阁老就想搜腾这个东西献给皇帝。柳子野知道后,找到他和吴迈,商量了一个计策,弄了个兔毫盏赝品放在张康家里,然后自己去搜查,弄到后卖给朱三才,让朱三才送给严阁老。随后柳知县写了一封信,派快马悄悄送给朝里大臣,让他们告诉皇帝,严阁老弄的兔毫盏是赝品,糊弄皇帝。
    兔毫盏送上,果然是赝品,嘉靖皇帝大怒,处罚了一群奸佞。
    大家听罢点头,可心里仍不舒服:“那十万两银子呢?”
    张康问道:“最近你们在衙门领了那么多救济的米面,是哪儿来的?都是用那银子买来的。”大家听了这才恍然大悟,一个个惭愧不已,第二天就敲锣打鼓送上一块“明明如月”的大匾到县衙,而柳子野、张康和吴迈正在县衙内吟诗作赋呢!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仕女朱漆奁

下一篇:陈碗底儿

标题:寻找兔毫盏
地址:http://www.euphoriamaternity.com/gsh/minjian/61716.html
声明:寻找兔毫盏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