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推理故事

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10-06作者:
清朝乾隆年间,河南信阳府有家福瑞祥茶行,是百十年的老字号。茶行老板叫黄益德。这年,各大茶叶产地闹虫灾,茶行大量缺货,福瑞祥也不例外。眼瞅着一钱银子一两的普通茶叶,能炒卖到五钱、十钱,自己的茶行却无茶可卖,急得黄益德团团转。这天,福瑞祥刚开门,就来了一个身着旧衣的年轻人,要买三两今年的雨前茶。

  黄益德苦笑说:“公子见谅,现在别说是雨前茶,就是隔年的陈茶也没了。”

  年轻人问清原委,思忖半晌,说:“既然行情这么吃紧,黄老板为何不亲自去产地进货?虫灾虽严重,可茶农总有一两成的收成吧。”

  黄益德说这话确实不错,可问题是那些大茶行为了抢茶,把价钱提到了天价,他这小小的福瑞祥根本抢不起呀!年轻人呵呵一笑:“这有何难,如果黄老板信得过我,我可以带你去买茶,保证让你满载而归。”

  “真的?”黄益德大喜,又有些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好事从天而降。年轻人笑着说,他叫陈秉泽,本是落第的秀才,本地阳山人,黄老板如果担心,可以去打听。黄益德经商几十年,阅人无数,见这陈秉泽不像坏人,再一看空荡荡快关门的茶行,一跺脚,带上银票跟着他走了。

  两人风尘仆仆赶到茶园,陈秉泽让黄益德先在客店休息,自己去给他买茶。黄益德忐忑不安地在客店等待,陈秉泽终于兴冲冲地回来,告诉黄益德,他已经收到上千斤好茶,而且价钱公道。黄益德一蹦三尺高,不住地道谢。陈秉泽却摆手说:“黄老板先不用高兴,这一千斤茶可不是轻易弄来的,黄老板先要签一份协议,茶农才肯卖茶给你。”原来,茶农开始不肯卖茶给陈秉泽,陈秉泽承诺今后三年,不论茶价如何浮动,福瑞祥都按协定高价收购茶叶,茶农才答应的。

  “三年?”黄益德吸了口凉气,“如果三年内茶叶大丰收,我岂不是要赔得血本无归?”

  陈秉泽笑着说,今年虫灾严重,三年内茶园很难恢复元气。茶农平时最担心丰收时茶价贬低,遭灾时又抬到天价,因此能给他们吃定心丸的茶商,必定会赢得茶农的心。黄益德恍然大悟,不禁佩服陈秉泽深谋远虑。果然,第二年茶园依旧遭灾,可福瑞祥的新茶却源源不断,黄益德知道陈秉泽是个难得的人才,就聘他做了福瑞祥的掌柜。

  一晃数年,福瑞祥在陈秉泽的操持下,生意兴隆,连开了几家分号。

  这年夏天,当地一个叫恒泰的茶行从福瑞祥买走了一批茶,价值三千多两,许久没给银子。黄益德就叫经手此事的陈秉泽去讨债。恒泰的老板叫周旭铭,陈秉泽揣着欠据一进周家,就见大热的天,周旭铭穿着狐裘,戴着狗皮帽子,裹着严严实实的被子,屋子里还搁着一个烧得正旺的炭盆。

  陈秉泽惊奇地问:“如今是盛夏,周老板这是干什么?”周旭铭浑身哆嗦着说:“唉,老弟呀,不瞒你说,我最近得了疟疾,浑身冷得厉害。”陈秉泽说明来意,周旭铭就吩咐管家摆上酒菜,先款待陈秉泽。管家不由分说把他拉上了席,勉强喝了几杯酒,陈秉泽又提起还钱的事,管家拍着胸膛,说刚才周老板吩咐了,明天就把那三千两银子送到福瑞祥。又饮了几杯,陈秉泽觉得头昏眼花,不胜酒力,踉跄着出了周家,回家倒头便睡。

  第二天一早,黄益德叫醒他,问钱讨回来没有。陈秉泽说周旭铭答应今天就派人来送钱。谁知道黄益德等了一天,也不见周家来人,他派伙计去问,周旭铭却说,昨天陈秉泽上门时,他已经把钱给了陈秉泽,并且拿出了那张欠据。黄益德赶紧找来陈秉泽,陈秉泽大吃一惊:“绝无此事,当时周旭铭答应今日来还钱,并没有给我一两银子呀。”

  黄益德忙问:“那你身上那张欠据呢?”陈秉泽一摸怀里,面如死灰,欠据竟然不翼而飞了。黄益德见陈秉泽说不出话来,敲着边鼓说:“陈掌柜,你缺钱可以明说,你对我福瑞祥有恩,你要用银子,我不会不借给你呀。”陈秉泽急得指天发誓,说那张欠据一定是周家的管家趁他酒醉偷偷摸去的。黄益德半信半疑,又去找周旭铭交涉,可周旭铭却一口咬定亲手把三千两银票给了陈秉泽,两家争执不下,只好一纸诉状告到了信阳府衙。

  信阳知府姓李,为官还算清正。李知府觉得此事还真难办,他派衙役搜了陈秉泽住处,没找到银票,只好亲自审问陈秉泽。见陈秉泽叫屈,李知府问他:“当时你去周家讨债,是谁招待的你?”陈秉泽说是周旭铭和管家,当时周旭铭得了疟疾,正穿着皮裘,捂着被子用炭盆发汗。谁知一旁的周旭铭却大叫:“荒谬,大人明鉴,小人从来没得过疟疾,而且如今正值盛夏,小人如果穿皮裘裹被子,不是要活活热死?”李知府一听不错,就让郎中给周旭铭把脉,结果郎中说周旭铭脉象平稳,并没有得疟疾。陈秉泽气得浑身发抖,大喊:“大人,我冤枉,当时周旭铭确实说他得了疟疾,还穿着皮裘厚被烤炭盆,是小人亲眼所见呀。”

  李知府一拍惊堂木:“陈秉泽,还敢狡辩,你满口胡言,人有夏天穿皮裘烤炭盆的吗?一定是你酒醉后把银票丢失,诬告周旭铭。”说罢,打了陈秉泽二十板子,判周旭铭胜诉。

  此事过后,黄益德虽然表面上没计较,可心里却对陈秉泽起了防备之心,处处冷言冷语,对他做的账簿也是再三盘查。到了年底,忙完清算,伙计们都回家过年了。黄益德也给了陈秉泽一个红包,可陈秉泽拆开一看,发现里面只有一文钱。陈秉泽心里一凉到底,什么也没说,收拾包袱,揣上算盘蹒跚而去。回家倒头闷睡了两天,他突然心里一亮,让家人收拾了酒菜,然后叫人去请恒泰茶行的老板周旭铭。自从黄益德辞退陈秉泽后,周旭铭曾三番五次派人来请他,都被陈秉泽拒绝了。如今周旭铭见陈秉泽请他,以为陈秉泽答应了,高兴地提上礼物,来到了陈家。

  当时正值严冬,可周旭铭来到陈家,却见陈秉泽赤身裸体,正满头大汗地在院子里啃西瓜。周旭铭疑惑不已,陈秉泽却拉着他进屋。酒过三巡,本来满脸笑容的陈秉泽突然变色,一推盘盏,瞪着周旭铭说:“周老板,明人面前不说暗话,那次我上门讨债,是不是你故意设下圈套,在酒里下了药,然后偷走欠据?”

  “这是什么话?”周旭铭大惊失色,拔腿就要溜。陈秉泽冷笑一声,从桌下抽出把寒光闪闪的菜刀,堵住周旭铭的去路。周旭铭吓得瘫倒在地:“你……你想干什么?”

  陈秉泽把左手搁在桌上,手起刀落,只听“咔嚓”一声,一截左手掌砍了下来,鲜血溅了周旭铭一脸,陈秉泽说:“今天告诉我实话,放你走,不然你也要留下点东西。”周旭铭闷哼一声,吓晕过去。陈秉泽用冷水把他激醒,周旭铭见陈秉泽光着胸膛,一身血污,心想这陈秉泽八成疯了,我如果不说实话,还不被砍成肉酱呀?于是将自己假装疟疾,灌醉陈秉泽,偷走欠据的事一五一十写了个清楚,签字画押。原来周旭铭见福瑞祥生意越来越大,就听从一个牛鼻子道士的主意,用夏天穿皮裘这个违背常理的计谋,离间黄益德和陈秉泽。

  周旭铭走时,陈秉泽教训他:“为人做事要凭良心,希望你自己把那三千两银子还给黄老板,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不料第二天,陈家来了几个衙役,把陈秉泽抓到了府衙。原来周旭铭回家后越想越气,知道陈秉泽拿到自己的画押供词后肯定会上告官府,于是他来了个恶人先告状,告陈秉泽讹诈。李知府把陈秉泽和周旭铭一同拘来,问陈秉泽,周旭铭告的可是实情?

  陈秉泽大叫冤枉,说那张供词是周旭铭自愿写的。周旭铭气得发抖:“胡说,难道我疯了,自己告自己?”李知府让周旭铭把昨日的情形叙述一遍。周旭铭说,陈秉泽昨天请他赴宴,他到了陈家,却见陈秉泽正赤身裸体蹲在院子里吃西瓜……

  “且慢!”陈秉泽拦住他的话头说,“李大人您听到了吗?这周旭铭一派胡言,如今天寒地冻,前日又刚下了大雪,小人难道疯了,会赤身裸体蹲在雪地里?再说,如今是冬天,小人从哪里弄来西瓜呢?”

  周旭铭傻了,不禁汗流浃背,赶紧说:“既然大人不信,小人也没办法。不过陈秉泽持刀行凶,威胁小人,却是千真万确呀。”李知府问他有什么证据,周旭铭说陈秉泽为了威胁他,砍断了自己的左手。谁知陈秉泽伸出双手,完好如初,周旭铭蒙了,许久才一声干号:“大人,小人说的都是实话呀!”

  李知府哼了一声:“你说话颤三倒四,可见是无理取闹,诬告良民。来啊,给我拖下去打五十板子。”

  周旭铭吓得大喊饶命,这时陈秉泽说:“大人,念在周旭铭年老体弱,还是免去刑罚吧。只要周旭铭把欠银还给黄老板,还小人的清白,此事小人既往不咎。”李知府点头应允了。

  其实,陈秉泽为了洗清冤枉,借用周旭铭陷害他的计谋,来了个脱衣雪冤。既然周旭铭利用人们的常识给李知府造成他说谎的错觉,他也能利用,他赤身在雪地乘凉,把冬瓜用染料染红,而他砍下的左手,不过是一截包着鸡血的假手,周旭铭当时吓傻了,连真假都没看清。

  当周旭铭把三千两银子交给黄益德后,黄益德悔恨不已,赶紧负荆请罪,登门道歉,重新礼聘了陈秉泽为掌柜。后来福瑞祥的生意做到了京城,成为非常有名的茶庄。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木炮诱倭寇

下一篇:错刀门掌门

标题:脱衣雪冤的故事
地址:http://www.euphoriamaternity.com/gsh/zttl/59237.html
声明:脱衣雪冤的故事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