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推理故事

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10-07作者:
  一、凶案

  民国十八年,上海滩,发生了件轰动一时的案子。

  这个案子死了四个女人,并且全是寡妇,她们死的前一天,还在同一张桌子上打了半天的麻将,而且,她们的死相竟然都一模一样,全是被吊死的。

  李探长到了第一名死者现场,房门是虚掩的,屋内有一些杂乱的男人足迹,死者被吊在客厅中央的吊灯上,可以推断,吊上去的时间不短。

  李探长仔细地观察着已经被放下的平躺着的死者。女人衣服完整,身上没有明显的淤血,死前应该没有遭受凌辱。

  他又特意观察了死者脖子上的绳索,那是一条结实的麻绳,结也打得很专业,是一个被扣死的活结,不容易解开,却越拉越紧,看来,凶手是个有经验的惯犯,至少精于此道。

  死者依次为:刘玫瑰、管牡丹、陈桂花和张月季。赌场的伙计称她们为"四朵金花".

  很明显,这四个不同现场发生的命案,应属同一个案子,案发时间大致相同,作案手法极为相近。

  "虎头,你怎么看?"李探长面无表情,略带严厉地问。

  "不是自杀,这是肯定的!"

  李探长望着他没有说话,只是严厉地看着虎头,把虎头逼视得阵脚大乱:"我们,我们一定要抓住凶手!""如果凶手是四个死者之一呢?"李探长突然问。

  "那……有一个是自杀?她杀了三个人,然后自杀?那是谁呢?"虎头被紧迫之下,反倒冷静了下来。

  "刘玫瑰。"李探长很果断地扔出这个名字。

  "为什么是她?"虎头大惑不解,自始至终,他一直跟在李探长身后,李探长看过的每一处地方,他也看了,可是他却一点都没发觉刘玫瑰死的现场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

  "没看出来?"李探长似笑非笑地盯着他问。

  虎头使劲摇头。

  "那你回去再看一遍,"李探长抬腕看看表说,"五点之前能看出来,我升你做班头。"说完大踏步离去。

  虎头立刻跑到刘玫瑰家。

  现场除了尸体被搬走,其他物件仍是原样子。虎头心里明白,他要找的答案还在屋内。

  凌乱的房子,撒落满屋的什物,如同虎头此刻杂乱无章的思绪,他有些发懵,仿佛地上的每一个物件都在嘲笑着他。

  虎头突然抬脚,把一个首饰盒子一脚踢飞到墙上,"啪"的一声,盒子撞墙后竟然折回向他砸过来,吓得虎头赶紧缩起脖子闪躲。 首饰盒子落到地上,"咣当"一声后,一切恢复寂静。

  虎头的眼睛落在了盒子上面,突然他想起了什么,捡起盒子,扒了半天才把盒子打开,里面空空如也。

  虎头猛地一拍脑袋,站起来,飞快往警察局跑去。

  李探长正埋头翻着案卷,虎头推门而入:"探长,我发现了,刘玫瑰家里果然不寻常。"

  二、线索

  其他三人的家不但被翻乱,还被仔细搜刮过,而刘玫瑰家里的首饰盒根本没有被打开,这说明是有人故意将屋子弄乱,并不是想寻找财物,所以,刘玫瑰自杀前给自己制造了-一个被杀的假象,对不对啊,探长?"

  李探长看看表,说:"正好五点,你讲完了?""完了。"李探长惋惜地看着他说:"虎头,我还是不能升你做班头了,没错,刘玫瑰家里是一个制造出来的假象,但她却不是自杀。

  "她的死因和其他人是一样的,因为她无法自己吊死自己,她脚下也没有承接物,并且,以她的体力,也无法瞬间击倒和她体型一样的女人,并把她们吊死,你没发现吗?所有死者身上几乎都没有挣扎和搏斗的痕迹。"虎头眨巴着眼晴,羞愧不已。

  同样的勘察现场,竟然有这么多的线索在他眼前溜走,原来,这才是差距。

  "那么探长,凶手为什么要杀她呢?她一点油水都没有啊。""对,"李探长点头,"这就是关键,凶手一定和刘玫瑰极为熟悉,甚至刘玫瑰可能参与了对其他三人的抢劫谋划,她是被灭口的。""那我们应该如何着手?

  "凶手得了珠宝,一定会销赃,我们就从这里人手。另外,我还想搞明白,刘玫瑰为什么会一贫如洗,她的钱到哪儿去了?"上海滩的珠宝店,基本都是黑帮经营,与警察局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事情没有牵涉到帮会本身,这些帮会总是乐于和警察合作。

  虎头从大金珠宝店老板王大金口里得知,有一个宁波口音的人曾与他联系过,说有一批首饰急于出手,并且约了当晚见面看货,看货地点就约在大金珠宝店内。

  这是一条重要线索,虎头马上向李探长报告。

  李探长向局长汇报后,组织了人马,早早埋伏到了珠宝店对面的楼里。

  打烊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街道上已经行人寥落,这时候,从街道尽头跑过来两辆黄包车,停在大金珠宝店门口,下来四个人,其中一人提着一个藤箱,轻轻敲了几下门。门开后,四人鱼贯而入。

  鱼已经游进了网,埋伏的人员神经紧张起来,他们还不清楚对方是否身上带了枪。

  李探长担心大伙一会儿把疑犯全给打死了,拖一堆死尸回去,于是命令,如果王大金扔了烟头,便说明疑犯要出来了,到时一把将他们拿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终于,一根烟头从二楼窗口轻飘而下。

  "虎头,"李探长转身对他说,"你带两人守住这个窗口,至少要留一个活口,记住。"说完把手一挥,带领人马下楼。

  珠宝店门开了一条缝,刚才进去的四人挨个走了出来,表情轻松,其中一人依然提着藤箱,四人刚要跳上等待的黄包车,突然从对面冲出一队警察,哗啦啦将四人围在了中间。

  "都不准动,趴下,趴下……"警察们一阵狂吼,几十支枪一起瞄准了四人。

  四名疑犯及两个拉车的吓得赶紧趴在地上,突然,一声枪声响起,警察们绷紧的神经—下子被这枪声扯断了,"啪啪啪"一阵乱枪响起,四个人顿时当场毙命。李探长急了’立刻挥舞着手让大家停手。

  枪声过后,李探长连忙捡起藤箱,打开来看,里面却空无一物。

  三、引蛇出洞

  "虎头,你去做一块匾,写上‘除匪英雄’四个大字。""探长,这是表彰谁啊?""王大金王老板。""怎么是他?这个老混蛋!"虎头很是不解。

  李探长大笑起来,回到桌前坐下,说:"虎头,王大金是青帮中人,你现在送他一个‘除匪英雄’的匾,他敢不敢收还是个问题呢。"虎头脑子拐过了弯来,高兴道:"高高高!看这老混蛋怎么收这个匾,不过,探长,你真的要结案了吗?""为什么不结案呢?

  "可这案子也太糊里糊涂了吧,姑且不说死无对证,您怎么知道他们就是凶手?并且,赃物一件都没见到啊。""他们一定是凶手,很快你就会看到赃物了。"李探长胸有成竹地说。

  "我还是觉得这事情有问题,我检查过了,第一声枪不是他们放的,四个人的枪全在腰里别着,一颗子弹也没少,我觉得这里面太蹊跷。"李探长拍拍他的肩说:"是的,这案子太蹊跷,看来,虎头离班头的距离不远了。"王大金一大早气喘吁吁地跑到警察局,哭着脸站在李探长的办公室。

  "探长,你可千万别把匾挂我店里,求求你了,您老聪明绝顶,不会不明白我的难处吧。"

  "王老板,这就奇怪了,这可是有面子的好事啊,你怎么还推托呢?噢,对了,局里还准备了新闻稿子,过几天会在报纸上大力宣扬你和警方配合的事迹,到时,你就成名人了。"

  "哎哟我的爷,这可要了我的小命了,你要这么一宣传,以后谁还敢上我的店里卖货。求求你,通融通融。"

  李探长想了想,道:"这样吧,送匾那天,我们悄悄过去,然后挂到你楼上,再拍个照片,回来向洋上司有个交代就行了。""这,这行吗?"王大金还是有点犹豫,那块匾仿佛是一块烫手的山芋,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贴到他屁股上去。

  四、动机

  李探长没有食言,亲自带着几个部下送匾到大金珠宝店。

  虎头与两个探员一起将匾亲手挂到了大金珠宝店的二楼。

  正在伙计搬梯子取匾的时候,王大金突然凝视着天花板的某一处,脸色大变。

  李探长一行刚上车,虎头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子弹头递给他,兴奋地说:"探长,不出你所料,王大金天花板上果然有弹头,可你是怎么判断那第一枪是他放的?"

  李探长点起烟斗,慢吞吞地说:"不是疑犯放的,也不是我们放的,能是谁呢?并且,我们事后谁也不清楚那枪来自哪个方向,说明枪根本不是朝我们的方向放的,放枪的人只是要一个枪声的效果。"

  虎头持续兴奋着:"探长,这么说,王大金其实是想要我们火拼起来,他是要将四个疑犯借我们的手灭口,那他的目的何在呢?疑犯身上没有钱啊,他们为什么肯放下赃物离去呢?"

  李探长神色凝起,说:"王大金到底想干什么?"虎头惊讶了,难道王大金是主谋?如果是这样,疑犯身上没有赃物就可以理解了,可是,他为什么要主动告诉警方有疑犯来销赃呢?为了灭口?可这步棋也太险了!

  另外,他的动机是什么?这与杀死"四朵金花",有什么共同的目的呢?"李探长拍了拍虎头的肩,道:"疑犯身上的刺青表明,他们是三竹帮的成员,三竹帮是个拆白党,专干骗财骗色的买卖,而在刘玫瑰的钱包里曾经发现一张合影照片,上面的男人正是疑犯之一,这些是你不知道的,不怪你。

  "那么,从这些资料中我们可以推断,三竹帮干拆白买卖,他们并不杀人,但王大金出于某种动机,需要杀死这四个女人。

  "王大金发现刘玫瑰正陷入三竹帮的陷阱,于是找上了门,利诱三竹帮去杀了四人。

  "我甚至可以断定杀刘玫瑰的,正是她的情人,只有此人知道她家里已经没有油水了,所以并不搜刮,只是弄个假象,至于用吊死的方法,是他们事先约定好的,用来迷惑我们。"

  虎头豁然开朗,随即新的疑问马上跳出来:"探长,如果真相真是这样的话,我们应该如何揭穿王大金这只老狐狸呢?"李探长摇摇头:"那我们就要逼他有所动作。""怎么逼?""他害怕什么?"

  虎头一愣,脱口而出:"动机?"

  王大金要这四个女人死,必定有更深层的动机,且他在事后大费周章来灭口,说明他很怕这件事情张扬出去。

  这件案子,基本上是王大金在引导警方破案,既然他如此迫切地想要结案,那么……"虎头,你去叫几个记者过来,把刘玫瑰等四个受害人的照片公布,并且大张旗鼓征集受害人的亲朋好友,凡是能提供受害人生前资料的,有赏。"王大金杀四个女人不是为财,警方这样一番动作,肯定会逼出他的下一步动作。

  五、被害

  深夜,大金珠宝店。

  虎头带着两个人,便装来到珠宝店门口。

  李探长在货仓里等到半夜,虎头依然没有到来,他预感到情况可能有变,不再等候,立即返回警察局。

  刚到门口,发现里面站了许多穿黄衣服的国军,警察局大厅躺了四具白布盖着的尸体。

  又是四具尸体!李探长脑袋一嗡。

  李探长刚要发问,一个探员过来道:"李探长,局长让你到办公室去。"局长办公室坐了几个一脸傲气的中国脸孔,同时还有租界的老大,亨利达大使。

  "你就是李探长?"其中一张中国脸孔站起来。

  "是的,你是……"

  "我是皖军陈师长的副官,鄙人姓钟。李探长,今天我们师座受邀到租界来与亨利达大使吃饭,回家的路上,想去看望同乡王大金王老板,没想到,就撞见你的几个手下夜闯民宅,还将王老板打死了。

  "我们想制止,你的手下竟然朝我们开枪,现在已被我们击毙,这件事情,我想,李探长会有一个解释吧。"李探长看向局长,局长表情有些着急,不停向他使眼色,他的心底升起一股浓浓的无力感:"钟副官,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彻查,给您一个交代!

  李探长的话让局长大大松了一口气。

  "彻查就不必了,"胖子师长突然站起来道,"同乡的仇,我今晚也算给他报了。那么,今晚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我们告辞了。"胖子手一挥,与亨利达握握手,一同趾高气扬离去。

  "虎头死了?"李探长问,"局长,这欺人太甚了吧,他们凭什么开枪杀人,再说,虎头也并不是去杀王大金的。"

  局长瞪了他一眼:"这么说,你知道虎头他们去找王大金了?"

  "是的,王大金就是四尸案的主谋,我们只不过想查明真相。"

  局长叹了口气:"我敢肯定,虎头他们的枪里,—发子弹都没有打过,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王大金是被灭口的,而虎头三人,只不过是运气不好,正好撞见了,于是一起被灭了口。"

  "你是说,"李探长两眼要喷出火来,"真正的主谋就是刚才那个胖子,陈师长?""是的,昨天,我接到上头的电话,说这两天大金珠宝店还会死人,让我不用查下去。"

  "局长,你早知道王大金要被杀掉,今天为什么不告诉我?"局长两手一摊:"李探长,你太过分了,我有必要向你汇报吗?并且,今晚的事情,完全是你不听命令!我告诉你,如果你再插手这件事情,我就亲手毙了你!"

  一个月后。

  莘庄坟园,李探长久久站在虎头墓碑前。

  "虎头,你瞑目吧,我无法为你报仇,我所能做的,只是告诉你两件事情,虽然你知道了也没有意义,但我想你有权知道。

  "死者是四个人,四对应阿拉伯数字的发!发财的发,咱们那位陈师长为了能发财,听信神棍之言,摆了一个聚财的阵法,希望自己能升官发财!

  "这位陈师长,前两天喝醉了,结果溺死在了黄浦江里,你在泉下有知,也该安心了。"寂静的墓园上空,几只飞鸟久久地徘徊。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标题:经典侦探故事:“四尸”凶案
地址:http://www.euphoriamaternity.com/gsh/zttl/59261.html
声明:经典侦探故事:“四尸”凶案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