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20-07-27作者:贝之纯

    一、月山踩点
    民国年间,军阀割据,外族入侵,战火纷纷,民众生活朝不保夕。广东开平因位于新会、台山、恩平、新兴四县之间,属于“四不管”之地。这里山高林密,近距海峡,匪盗十分猖獗,开平百姓苦不堪言。
    人常说,世上没有谁一生下来就愿意当贼做盗、落草为匪的,其实不少人是逼上梁山的。话说开平县有位身怀绝技的惯偷,名叫方润。这方润原本家境殷实,曾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只因方润五岁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其父被远征军征到缅甸去挖战壕,从此生死未卜,杳无音信。
    方润和母亲相依为命,艰辛度日。没多久,其母在一次赶集中被土匪掳走。其母因不堪受辱,便头撞墙角而亡。可怜小方润就此成为孤儿。
    为了生存,方润便开始四处流浪,从小偷小摸渐渐地就变成了惯偷。
    数年来,方润昼伏夜出,多方偷盗,虽然没有腰缠万贯、穿金戴银吧,但也经常能吃香喝辣。反正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所以就今朝有酒今朝醉,管它明日那里睡,活的倒也洒脱。由于他身怀绝技,武艺高强,因此,在偷盗作案时总能化险为夷,侥幸逃过主人的追赶、警察的追查。
    方润虽然是贼,但盗亦有道。他只偷达官贵人的不义之财,从不碰穷苦百姓的一根柴火。于是,方润的名气便在开平一带传了起来。有人竟拿他与怪盗空空、名盗草上飞相提并论。
    这几天,方润听别人说,月山镇一带遭到土匪抢劫了,而且土匪还满载而归。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方润盘算起来,一个穷乡僻壤为何能让土匪收益颇丰?难道这里还是一块不为人知的肥肉?
    于是方润便只身来到了月山镇。几经打听,他终于寻到了被土匪抢劫的自力村。踩好点后,方润便在镇上的旅店住了下来,准备天黑就动手。
    二、孤楼单影
    冬季的天黑得比较早,人们没事都躲在家里的热炕头上歇息了,这样既保暖又安全。所以镇上不到夜半就已经一片寂静,只是偶尔传来几声狗叫声。
    方润一袭夜行衣,在夜幕笼罩的乡间小路上蹿行。转眼间,他便来到自力村村口。由于是阴天,天黑得像一口倒扣的大锅,没有一颗星星,伸手不见五指。
    天助我也!方润心中暗喜。干这行的,就巴不得天越黑、夜越静。他壮着胆子摸黑前行,穿过一片小树林后,突然看见前方有一缕亮光。他有些踌躇,照平常,此时夜已深、人入梦,谁家屋内的烛火还亮着啊,难道不怕招匪吗?
    方润是艺高人胆大,他机警地向那亮光靠近。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座高楼,那亮光就是从楼上的窗户里透出来的。
    方润蹿到高楼门前一番打探,着实吓了一大跳。为甚?因为他发现这高楼的门是锁着的!既然门是锁上的,那么里面怎么会有灯光,难道会是鬼火?想到这里,方润已是冷汗涔涔。
    贼不走空。方润自从当上这梁上君子,就养成了爱玩心跳的习性。越是冒险,他感觉越刺激、越过瘾,就越有成就感。如果因为怕这鬼火而打退堂鼓,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自己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啊?
    方润定下神一想,既然这楼是高楼,那么主人必定很有钱,说不定还能干一宗大买卖呢。于是他便拿出铁丝鼓捣起锁来。
    方润没用多少时间,便已开锁进屋。他取出马灯点着,小心摸索着查看。看样子这屋里应长时间无人住了,精雕细琢的沙发、茶几、柜子等家具上浮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突然楼内传来“铛”的一声响,在这又紧张又寂静的气氛中不亚于响了颗炸弹。方润吓得差点叫出声来,他右手捂着嘴巴,左手提着马灯回头一照,原来墙角有座一人多高的大钟,墙壁上还挂着一些他叫不上名的字画。
    方润意识到这或许是一个“金山伯”的家。他小时候听母亲说过,以前月山镇有好多人到国外淘金或当劳工,虽然有不少人出去后就杳无音信,但也有一些人能穿金戴银的回来。他们回来后都先办三件事:买地、盖楼、娶老婆,人们称这些人为“金山伯”,也就和我们今天说的土豪一样吧。想到这里,他激动不已,便蹑手蹑脚地上了二楼。
    二楼陈列着一些日常用品,全是些制作考究的厨桌橱柜、高背木椅以及刀叉之类的,显然这里是餐厅,并无什么既值钱又好拿的玩意。方润便欲上三楼。突然,他听到一阵哭声。开始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便用手轻轻地打了一下自己的脸。确定不是做梦后,那哭声又传了过来。哭声凄凉悲切,时高时低,呜呜咽咽,听得他心里发颤、头发炸起。
    他十分犹豫,是进是退?他想,二楼是餐厅,三楼就一定是寝室了,人一般把值钱的东西都放在寝室。这年头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就算有鬼他也怕人七分!想到这里,方润从行囊里掏出一瓶烧酒咕咚咕咚灌了几口。酒壮怂人胆,喝过酒的方润果然勇气增、胆气壮,便小心翼翼地登上三楼。
    方润悄悄推开门,让他吃惊的是窗前的煤油灯居然亮着!他掏出九节鞭握在手上,迅速查看房间,可除了他的人影并无他人。他这才清楚原来这就是所谓的“鬼火”。
    三楼果然是主人的寝室,地上有柔软的地毯,床上是锦绣花被,衣柜里面的衣服五颜六色、长短参差,一架四扇屏风摆在床边,屏风上画的人物栩栩如生。
    楼内无人,谁点的灯,谁又在哭?方润虽然纳闷,但此时他顾不了这么多了,便四处翻寻起值钱的东西来。果然在梳妆台下发现了一个上锁的暗抽屉。他熟练地打开锁,发现抽屉里有不少金银首饰。看着这些宝贝,方润得意地对着镜子笑了。
    突然,方润的笑容僵住了,他凭借着微弱的灯光,发现镜子里居然有一个女人的脸,她正幽怨地盯着自己!这可吓坏了方润,他赶紧揣着首饰就走,可忙不择路,一头撞在了屏风上。只听“扑通”一声,他连同屏风一起倒在了地上。他坐在地上揉着撞了个大包的头,却无意发现屏风上画有三个人,其中一人和刚才镜子里出现的那名女子的脸十分相似。方润额头被撞了一下,此时又惊又吓,顿时感觉头昏脑涨,视线模糊,想挣扎着起来,但却浑身无力,很快便失去了知觉……
    当方润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他想着昨晚的情景,不禁脊背发冷、头皮发麻。慌乱中他又看了眼屏风,发现屏风上画有二女一男,而男的左边的那个女子正是昨晚出现在镜子里的女子。只见画中那女子张着樱桃小口,殷切地看着他,好像想要对他说什么……

    三、鬼楼来历
    方润溜出高楼后,他发现这座楼既像碉堡又像古堡,被当地人称为“碉楼”。原来当地一些“金山伯”们回来后为了显摆,就让人按照自己带回来的西洋建筑资料,有的甚至完全凭着自己的想象和印象,建造了不少这样具有西洋风格和防御功能的碉楼,有的其实成了“四不像”的建筑。想着昨晚的经历与梦境,他决定到村里打听打听这座楼的来历。
    走进村子里,方润迎面碰上了一位赶马车的大爷,便上前殷勤地打招呼,询问村边那座高楼的来历。一听他要打问高楼,大爷立马谈之色变,再也不肯多说,挥着鞭子赶着马车走了。尔后,他一连又问了几个人,大家好像一听那座高楼都闻风丧胆,纷纷推说不知内情而逃之夭夭。
    方润是个不碰南墙不回头的主儿,最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越是神秘的事,越能激发他的好奇心。他继续在村子里转悠,见到老者便上前拜问,希望能碰上一个知情的人。
    方润看到村中央一棵两三人才能围抱的大榕树下,坐着一位年近古稀、抽着水烟的老者。老者鹤发童颜、道风仙骨,脸上纵横交错的皱纹写满了沧桑。方润赶忙上前又是鞠躬又是递烟,好言好语缠问村边古楼的故事。
    老者先是不动声色,任方润磨烂嘴皮,他只是张口吞吐云雾就是不开口讲话。最后实在被方润缠得无法,便吐了一口烟云,叹息道:“年轻人,你不好好做正经营生,却只打听那‘鬼楼’作甚?”见方润惊得嘴巴呈O字型,老者便讲了个故事。
    好多年前,村子里来了个叫阿秀的外乡女人,没人知道她的底细,她也很少与村里的人来往。她看来很有钱,很快就让人按照一份手工画的图纸在村边上建了个碉楼。
    阿秀住进碉楼后,深居简出,甚是神秘。村里人也从没见过她男人,只是过段时间就有邮差来找她。刚开始村里人还挺好奇,但时间一长,再加上兵荒马乱,个人的生计都还顾不过来,谁还有闲心关注她?
    可后来一到晚上村边便传来女人的哭声。那哭声痛心裂肺,甚是瘆人。一开始村民们认为,一定是那女子遇到什么伤心事了,就没有在意。可之后每天晚上都能听见女人的哭声,而且一哭就停不下来。这哭声实在烦人,让村里人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根本无法入睡。
    终于有几个村民忍不住了,便在一天早上去敲那碉楼的门,却一直没人开门。他们火了,就把门撞开。可里面的情景令人目瞪口呆:那女人竟然上吊了!人们赶紧将女人放了下来,赶忙叫来村里的“刘神医”来抢救。“刘神医”又是把脉又是翻眼皮的,最后摇摇头说,起码已断气三天了。
    这怎么可能?昨夜还听见她的哭声啊!一位村民打断了“刘神医”的话说道。这位村民的话立刻在人群中炸了锅,人们纷纷附和说昨夜确实都听见了哭声呢。
    没过多久,这楼就被村民口口相传称为“鬼楼”,这里也被人们划为禁地,一直到今天。
    四、阿秀托梦
    方润离开自力村后,就好像中邪一样,每晚老能梦到碉楼屏风上看到的那个女人。一日晚上,方润刚迷糊,就梦见那女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对他倾诉着。她说她就是那高楼女主人阿秀,屏风上的画,是刚结婚时丈夫阿强请当地一个有名的画家所画,画的是丈夫、自己和妹妹阿霞。
    婚后,她与阿强琴瑟和谐、夫妻恩爱,度过了一段幸福美满的时光。可好景不长,自己的家在一次战火中被毁,阿强和她冒死搬出了屏风住到娘家。不料父亲是个势力之人,他嫌弃阿强身为分文,到丈人家混吃混喝。阿强是个要强的人,受不了岳丈的热嘲冷讽。一怒之下,阿强就要跟他人去美国淘金去,发誓要挣大钱、盖高楼,过上人上人的日子,给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们颜色瞧瞧。
    阿强走后,一年半载就有钱和信寄来,她按他的图纸和意图找工人建好了高楼,置办了家具,只等他回来,过上团圆幸福的生活。可后来阿强却无音信了。也不知他是另寻新欢还是出了意外。她饱受相思之苦,终日以泪洗面,终于忧郁成疾。屋漏偏遭连阴雨,她又遭恶人所欺,自感无颜对夫君,一条白练断香魂。
    可即使撒手人寰,但还是念念不忘阿强,魂魄常常在高楼处游荡,希望能盼到阿强回来,即便阴阳相隔,也希望能向他倾诉一番衷肠。
    阿秀说她可以原谅方润去高楼骚扰之行径,不过希望方润能去美国找找阿强,向他转达她的一往深情。若能帮她了却此愿,她一定会报恩的。
    阿秀说得情真意切,有理有据。方润醒后,感觉亦真亦幻。看来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冤魂托梦了。然而他却犯难了。为啥?因为根据昨晚阿秀说的地点,是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那里人生地不熟,再说自己哪有钱去美国?但是现在再犯难也没办法,受人之托都要尽心尽力,何况是冤魂呢?于是,方润便开始想方设法去国外了。
    方润渐渐地改掉了小偷小摸的习惯。他凭借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干起了小本买卖。没过两年,他的生意就越做越顺,生活过得有滋有味。街坊们看他如今浪子回头,生意红火,生活改善,可还是光棍一条,便有热心人张罗着给他说媳妇。可他们的好意均被方润婉拒。他说自己大业未成,何以安家?其实方润心里惦记的是阿秀交代他的事。街坊们怎知方润心思,都笑他太傻。

    当方润有了一定资本后,听生意伙伴说美国旧金山唐人街有好多中国同胞在做生意,如果能把本土的特产带到那里,定会卖个好价钱。方润便采购货物,办好手续,与伙伴们一起去美国。
    经过了半月的奔波,方润终于和其他商人横跨太平洋,来到了美国旧金山唐人街。唐人街不愧为一个“小中国”,街上商铺摆满了中国货,中式餐饮、东方建筑比比皆是,黄皮肤、黑眼睛、说汉语的华人屡见不鲜,丰富多彩的中国文化在此显现得淋漓尽致。
    在同伴的帮助下,方润在唐人街开了家瓷器古玩店,专卖景德镇的瓷器与一些古玩。渐渐地,他便在这里站住了脚。有空他就向唐人街的华人们打听阿强的消息。但唐人街的华人成千上万,他这样打听如同大海捞针。后来他索性拿了个牌子,写上“阿秀寻找阿强”的字样,然后摆在店铺外面,让过往的客人都看上一看。但看的人多,知道的人少。方润也不在意,他要做一回姜太公。他相信,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只要阿秀与阿强的缘分未尽,就一定能打听到阿强的消息。
    五、魂结连理
    古玩生意素有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之说。故这种生意不在乎每天人来人往,关键还是要碰上懂行识货有钱爱收藏的主。
    这天方润店里就没什么生意,不觉间,一早上便悄然而过。临近中午时分,他正悠闲地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这时,店里走进了一个人。方润听到动静,眼也不睁,嘴里念念有词:进店自重,别用手摸,不懂勿问,只卖行家。 由于干古玩这一行每天都要接待许多不懂行的顾客,他们进店不是东摸摸、西瞧瞧,就是问东问西的,买东西出价也很离谱,这很让老板们烦恼,故他们在顾客进门时便对客人说这几句店规算是敬告吧。
    可令方润奇怪的是那人听完并没有离去,而是盯住那个写有寻找阿强的牌子不动。方润隐隐约约感觉他一定与阿强有联系,便不动声色地观察他。果然,没过一会,那人便主动问:“请问店主与牌子上所写的人是什么关系?”
    方润一听,因不知对方来历便不想透露自己身份:“哦,阿强是我远方亲戚,我们都好久没见了,听说他在国外发了财,所以我来这里投奔他,可却怎么也找不到,便只好贴出寻人启事。”那人一听顿觉不可思议:“你既然是他亲戚,难道不知道他的事?”
    “什么事?”方润忙给他泡了杯茶,于是二人聊了起来……
    原来这人名叫张胜,与阿秀的丈夫阿强是朋友。二人原本一同在旧金山唐人街做茶叶生意,可阿强做了几年感觉这茶叶生意挣钱太慢,他想很快能赚上一大笔钱,好回家与妻子团聚。这时,有朋友要去加州挖金矿,说运气好了可一夜暴富。阿强便动了心。张胜知道挖金矿太危险,再三劝阻他不要去。可阿强鬼迷心窍、执意前往。果然不久,阿强在一次作业中发生矿难而死。矿主便通知了阿强的朋友张胜,要他前来处理阿强的后事。
    在阿强留的信中,张胜得知,原来阿强这么拼命挣钱并非贪财,而是他和阿秀有个约定,那就是攒上一笔钱,盖上一栋西洋高楼后,他就回到老家与阿秀厮守到老。阿秀用阿强寄来的钱盖好了高楼,置好了家具,望眼欲穿等着阿强回来。阿强只说等这次工程干完结清账后,他就可以荣归故里、锦衣还乡了。谁料天有不测风云,阿强却命丧异乡。
    张胜被阿秀阿强忠贞的爱情所感动,他迅速将商店打点好,便携带阿强的骨灰和赔偿金回到了家乡——广东开平。当他来到阿强所说的地方时,却见楼门挂满蜘蛛网,地上落叶无人扫。满目凄凉,一片萧瑟。
    张胜顿时便有不祥之感,他便向村民寻问阿秀的情况,才得知了这些事。
    原来,前些日子,村子里来了一伙土匪。他们强行闯进阿秀的高楼里,先是掠夺了一些东西,随后又将她强暴。阿秀被强暴之后,想起远在海外的丈夫已与自己失联数年,自己又惨遭歹人侮辱,便夜夜失声痛哭。不久便神经错乱,在一天夜里竟悬梁自尽。后来村民发现她上吊身亡,由于不知道她的身份,也不见她的家人,便把她草草葬在了乱坟岗。
    张胜听完后,便出钱另买了一块墓地,让人将阿秀的棺材起出,与阿强的骨灰合葬在了一起。这两个聚少离多的有情人,终于在地下结为连理,永远厮守在一起了。
    张胜又找到阿秀娘家,把剩余的赔偿金交予阿秀父母,又嘱咐他们搬到碉楼去住。但父母只怕每日睹物思人,伤心伤身,便只是过段时间着人打扫打扫,碉楼就荒废在那里了。
    六、赠珠牵线
    方润听张胜讲完,便也把自己受阿秀梦里所托之事向张胜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二人自是十分惊奇,感慨万分。
    方润这才发现这几年阿秀不再入他梦里,原来是她已知道了丈夫的一切了。既然阿秀与阿强在地下已团圆,方润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他便不想再停留在他乡作异客,便将自己的店铺转手,怀揣一把厚厚的美金回国了。
    方润回到老家开平,第一件事就是来到阿秀阿强的坟前祭拜。这里有为二人立的合葬墓碑,可能经常有人清理吧,坟地草木整齐,野花遍地。方润来个三叩首,祝愿夫妻二人在阴间化蝶双飞,永不分离。
    完事之后,方润回到自己故宅的当天晚上,又梦见阿秀飘然而至,身边还跟着一个英俊的汉子,与屏风中画的男人并无二致。方润知道这就是阿强了。只见两口子先是对他深深鞠了一躬,然后赠与一串珍珠项链表示感谢,又对他说了几句话后,便悄然离去。
    梦醒后,他发现枕边确实放着一串珍珠项链,阿秀那几句话他记得十分真切:年少无知,偶踏错路。良心未泯,浪子回头。一诺千金,千里寻人。赠珠阿霞,喜结连理。
    根据阿秀梦里的交代,方润拿着项链找到阿秀的娘家。他敲门后,一个姑娘开门问找谁?方润一看,这女子与屏风中画的另一个女子十分相像,只是更加成熟妩媚。
    方润脱口便问:“你是阿霞吧!”说着就把项链递给她。阿霞正纳闷这个陌生人怎认识自己,又看到他拿出姐姐的项链,便想起梦里姐姐对她说的悄悄话,便红着脸忙让他进屋见自己的父母。
    方润给阿霞父母讲了自己怎样梦里受阿秀所托,又怎样漂洋过海寻找阿强的经过,大家都唏嘘不已。方润又趁热打铁向阿霞父母求婚。
    阿霞听了方润的一番话,被他的诚信感动,又见方润长得一表人才,便早动了芳心。阿霞父母因为以前嫌贫爱富,逼得阿秀夫妻天隔一方,又双方命丧黄泉,悔得肠子都青了。如今见方润阿霞情投意合,便满口答应。
    方润阿霞婚后夫唱妇随、相亲相爱,很快又喜添一子。方润在外打理生意,阿霞在家养育儿子、照顾父母,一家子其乐融融,一时传为佳话。
    一晃近百年过去了,自力村边的那座碉楼还依然挺立,只是“鬼楼”的传说越来越玄。有关专家考察认为,古楼之所以能在夜间发出哭声,是因为此楼建造结构奇特,空气流通不畅,在月黑风高的夜晚,便很容易发出类似哭声的回声。那方润在镜子里看到的女人脸,不过是屏风上画的阿秀正好映照在镜子里。至于那锁着的三楼为什么灯光亮着?其实方润上楼的那天,正好是阿秀的忌日,为了给冥冥中的姐姐阿秀照路,阿霞于当天进楼把灯点着了……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玉酒虫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标题:碉楼奇缘
地址:http://www.euphoriamaternity.com/mj/61768.html
声明:碉楼奇缘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