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4-07-29作者:血色沉淀

    三、谁的鞋子
    窗外天色开始泛白,张瀚沉重的眼皮不停地打架,石轩醒得很早,刚一睁眼,发现张瀚裹着被子,缩在床角,连连打着哈欠。
    “你干嘛呢,怎么像一夜没睡?”石轩疑惑地问。
    张瀚被突然的说话声吓了一跳,一看是石轩醒了,顿时有了胆气:“石轩,你帮我看看,我晾的那衣服还正常吗?”
    石轩朝对面望了望:“正常啊,应该干了吧!”
    张瀚甩开被子,跳下了床,向上铺一看,运动服挂在上面,没什么特别,而床的护栏上挂着一双军绿色的球鞋。
    张瀚抹了一把汗:“这是谁的鞋?”
    石轩回答:“我的,昨天刷了,晾在那儿的!”
    “你的?”张瀚松了口气,回头下意识地看了看石轩的脚,石轩的脚对于一个男生来说不算大,充其量也就40码,可是这双球鞋却是44码的。张瀚清楚地记得在树林里的那双鞋也是44码的,要不是尺寸对于张瀚来说太大,他连鞋也会给脱下来的,可是现在石轩却说这鞋是他的!
    “这鞋你穿有点儿大吧?”张瀚试探地问。
    “我喜欢穿大的,你管得着吗?”石轩不满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叠被子。
    张瀚不死心:“这鞋不会是你捡的吧?”
    石轩不吭声了,就像是没听见张瀚说话一样。
    这时候毛耀山也醒了,揉着眼睛:“干什么呢?你俩大早晨的可真精神,我都快困死了!”

    张瀚敷衍了几句,识趣地不再提及刚刚的话题。
    开学典礼上,张瀚穿上了那套蓝白相间的运动服,衣服洗得很干净,也很合身,但是张瀚却有种怪怪的感觉——这衣服怎么穿,看起来都不像是自己的。
    石轩则穿着大了好几号的鞋子,走起路来极不合脚,看上去更是怪异。
    放学后,寝室里又剩下三个人。
    毛耀山是个话唠,不停地说一些奇人怪事,而张瀚却不自觉地瞄着石轩的脚,和他放在床底下的军绿色的球鞋。
    毛耀山看到两人的表情不对,决定追问到底,最终张瀚把来学校路上的经历都说了出来。
    “你没报警?那可是死了人啊!”毛耀山跳了起来惊奇地问。
    张瀚苦恼地挠挠头:“怎么报警?我扒了那人的衣服,警察一定会怀疑我的。”
    “你扒的衣服,该不会就是那套运动服吧?”
    张瀚点点头。
    毛耀山叹了口气:“我说张瀚,那毕竟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开学典礼已经结束了,你还是把它烧了吧。”

    张瀚看了看石轩,指了指他床底下的球鞋:“你要不要跟我一起烧?”
    “我为什么要烧?”石轩皱了下眉头。
    “你的鞋不也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
    “不是!”石轩摆了摆手,“行了,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们瞎操心!”说完,他扯开床上的被子,钻了进去,竟然闭上眼睛睡觉了。
    半夜,张瀚等查寝的老师睡着了,自己到操场的一个黑暗的角落,悄悄地将运动服烧掉了。
    直到火光越来越暗,张瀚才站起身来,火灭掉的一瞬间,他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在接近他。
    不会是被寝室老师发现了吧,张瀚快速地闪身到教学楼身后,等那黑影接近了,张瀚才看清,竟然是石轩,他出来干什么?他不是不烧鞋的吗?
    石轩来到张瀚烧衣服的地方,开始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张瀚的身影,环视一周也没找到,便蹲下身去,在灰烬旁边不停地小声嘀咕着什么。
    张瀚离得有些远,听不清石轩的声音,于是蹑手蹑脚地走到石轩的身后,终于听清了石轩在讲什么!石轩在不断地重复一句话:“好冷啊,好冷啊,好冷啊……”
    这画面太诡异了,张瀚哆嗦着上前去叫石轩:“石轩,干嘛呢?大热天的,你冷什么?”
    石轩却好像没听见一样,边自顾自地念叨着,边不停地用手将烧完的灰烬捧到衣兜里。
    张瀚有些害怕了。
    石轩将灰烬捧得差不多了,终于站起了身,向寝室楼返回,张瀚惊奇地发现石轩竟然穿着那双军绿色的球鞋,那双大了四号的球鞋此刻穿在石轩的脚上大小仿佛刚好一般,他走路平稳,轻快得像飘一样,一点儿没有开学典礼时的怪异,现在却显得更加的怪异了。
    石轩回到寝室,转了一圈便爬到上铺的床上,蒙住了被子。张瀚悄声来到床边叫醒了毛耀山,把石轩的情况一说,两个人都吓得瑟瑟发抖……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纺院惊梦

下一篇:七楼的灯光

标题:衣来别伸手
地址:http://www.euphoriamaternity.com/xy/12771.html
声明:衣来别伸手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