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4-07-29作者:血色沉淀

    十一、猫腻儿
    一套蓝白相间的运动服凌乱地摆在地上,旁边放着个花白的假发套和一张巨大的大白口罩。
    四周弥漫着浓烈的老白干的味道,不一会儿,一团火便在运动服上燃了起来。
    一张黑色的猫脸褶皱地放在一个人的怀里,他轻轻地说:“妈,儿子给你报仇了!”
    毛耀山的脸在火光中暖昧不明,他看着怀中的猫脸,这张猫脸曾让杨大川自己吊死了自己,而如今也终于完成了它的使命。
    没人知道陈寡妇还有一个儿子,甚至连村里最八卦的老太婆们都不知道。
    她的儿子叫毛耀山,和毛耀山一起长大的是一只黑猫,名叫大黑,它是毛耀山唯一的玩伴,而陈寡妇则是毛耀山唯一的亲人。
    毛耀山一直在城里念高中,一年前的暑假他照例走路回家,穿过树林,沿着河水,他在灌木丛后,透过密集的树叶看到了堪称地狱的一幕——他的玩伴只剩下了半个头,而他的母亲,他一生中唯一的亲人在他眼前没了气息。

    杨大川被毛耀山用半个猫头逼上了绝路,但是张瀚却逃了,虽然张瀚在整个事件中没有充当主要凶手,但他也是帮凶,和凶手一样可恶!
    毛耀山追到了学校,只有三人的四人寝室成了他假扮张瀚室友的契机,他就这样潜伏在了张瀚的身边。
    只是他没有想到,仅仅只是“运动服”三个字就把张瀚吓了个屁滚尿流。最后,毛耀山亲手将张瀚的头摁进了河里……
    火光没了,剩了一地的焦臭味儿,毛耀山戴上半个猫头面具重新回到河边,这条河或许连着村里的那条河,村里那条河的尽头说不定是大海,他远远地望着河水流动的方向,仿佛又看到了母亲抱着大黑静静地等在村头。
    张瀚从水里爬起来的时候,天已经泛白了,他没死,非常幸运地活了下来,他爬上岸边,没有得意,没有庆幸。
    他的头被摁进水里的时候,他从河水的倒影中看到了那半个猫头下的人脸,他心里已经猜到了一些真相,所以他放弃了挣扎,这让毛耀山误以为他已经死了,就这样,张瀚捡了一条命。
    或许这是上天给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张瀚心里想着。
    毛耀山不见了,他本不是学校里的学生,所以他的消失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张瀚更不会去举报毛耀山,就让毛耀山永远地以为他已经报仇了,让一切在此画上一个句号才是最好的结局。
    至于石轩和秦明,他们都不见了踪影。
    张瀚的寝室空荡荡的,四人寝变成了单人间,不久后那间寝室又变成了仓库,第二年学校再未扩招。
    县精神病院曾逃出一名叫做石轩的患者,而找到他的时候,医院却带回了两名病人。
    医生发现石轩的时候,两名病人中的其中一人被捆在了树上,不停地嘟囔着:“我把鞋还给你,什么都给你!”
    没人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谁知道呢,或许是在秦明举刀对着石轩的时候,戴着半个猫头面具的毛耀山恰巧经过吧!
    一切都是宿命罢了!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纺院惊梦

下一篇:七楼的灯光

标题:衣来别伸手
地址:http://www.euphoriamaternity.com/xy/12771.html
声明:衣来别伸手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