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4-07-07作者:谷星星

    第三章
    “不然,我们现在出去买一副。”我摸了摸口袋里边,有几块钱零钱,村子里的扑克,一块钱一副,特别便宜。
    “也行。”阿芳坐起身子,走下床。
    “奶奶,我出去买扑克了。”我拉着阿芳的手,走出院子。
    村子里的街道上没有路灯,四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我们的村子地势比较高,因此在晚上的时候十分凉爽,凉风吹在我的胳膊上,吹出了一层鸡皮疙瘩。
    “早知道出门之前就应该穿件衣服,这天气好冷。”我紧紧挽着阿芳的胳膊。
    “你刚回来,还不习惯,等过两天习惯了就好了。”阿芳也紧紧的抓着我的胳膊,“别紧张,自己吓自己,我都被你弄的害怕了。”
    路上十分空寂,没有一个行人,夜色深沉。我的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的环境,能够看清楚路两旁的堆放的玉米杆。
    阿庆嫂子家的小卖铺前方透出微弱的烛光,一闪一闪的。我抓住阿芳的手猛地冲进小卖铺里边,“阿庆嫂子,买扑克了。”
    阿庆嫂子从内侧房间里边走出来,从架子上拿出扑克牌,“你这丫头,大晚上的在路上跑,小心摔倒了。村里边的路不比城里的。”
    我一边摸口袋里边的钱,一边问:“阿庆嫂子,扑克多少钱啊?”
    “一块钱。”阿强嫂子随手从货架子上拿了一把小扇子,摇晃着。
    “这么久,咱们村里边的物价还没涨,真好。”我把钱交到阿庆嫂子的手上,心情大为舒畅。一块钱买了一副扑克的心情,有点像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看把你美得。”阿芳拿着扑克,拉着我的手走出了小卖铺。
    隐隐的我闻到了一股烟味,看到不远处一堆玉米杆有一个猩红色的光,一闪一闪的。我低声和阿芳说:“在玉米杆旁边都敢抽烟,不怕引起火灾啊?”
    “说什么呢?”阿芳虽然用的是普通音量,然而在寂静的环境中却异常清晰。
    渐渐的走进了,我总觉得黑夜里边的那个轮廓很熟悉。越走越近,我才用余光偷偷的瞄了一眼,竟然是邻居家的苏老爷子。他一身青藏色的衣服,是老时代的中山服。他坐在玉米杆旁的石头上,吸着大眼袋,目光一直盯着我。
    他的目光中带着点阴冷,我被看得全身发毛。我记得苏婶婶家的丧事,当然奶奶也只是推测说可能苏老爷子死了。即便是真的有鬼,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坐在路旁,我心里默默的念叨:奶奶推断错了,奶奶推断错了。
    等走进了我们的大门,我急忙把铁大门关上,慌慌张张的跑到了院子里边。
    “怎么了,你跑什么呢?”阿芳紧紧的扣着我的手。
    我直接冲进了客厅里边,才敢说话:“在玉米杆旁,你看到苏老爷子了吗?”
    “哪个苏老爷子?”阿芳疑惑的问我。
    “就是我邻居,算卦、看风水的那个。”我推开卧室,看到奶奶正坐在卧室的长沙发上。她低着头,短发遮住了眼睛,头一颠一颠的,正在打瞌睡。奶奶的年纪大了,平时有事没事就打瞌睡。我心里边仍觉得慌张,坐在奶奶身边,双手握着奶奶的大手,才觉得安心。奶奶的手有些凉,掌心中密布着茧子,很粗糙。

    “你别吓唬我,那老爷子不是已经死了吗?”阿芳看了我一看,以为我是在开玩笑,低下头拆扑克。
    奶奶另一只手不停的抚摸我的头部,轻柔而和缓。我心里却涌出一股凉意,我分明看到苏老爷子坐在玉米杆旁,吸着一根长长的烟斗。我心里觉得毛毛的,在奶奶的怀抱里缩了缩,“你没听错吧,阿芳,确实是苏老爷子走了?”
    “他的丧礼我爷爷还参加了,那还有假?”阿芳迅速的洗牌,可能是仍觉得我在逗她,低着头说得云淡风轻。
    我心里头皮都觉得发麻,想起来就觉得害怕。苏老爷子冰冷的眼神,投在我的身上,我转头望向奶奶。
    奶奶背着光,头上的刘海儿滑到了额头上,让人看不清楚她的表情,然而她唇角的笑容却很和蔼。
    我紧紧的握住奶奶的手,“奶奶,刚才在回来的路上,我看到苏老爷子了。他的目光阴森森的……”
    奶奶的拇指在我的手背上轻轻摩擦,“天那么黑你能看清楚,别自己吓唬自己。”
    阿芳又抬头看了我一眼,“你怎么整天神神叨叨的?”
    一阵风飘进窗户,吹得我身上发凉。我听到门吱呀一声打开,心里边一抖,我这奶奶手的力道更大了。
    “你们俩回来了?怎么去了那么久?”奶奶推开卧室的门,拿着素白的毛巾擦手,擦完后随手搭在了肩膀上。
    我望着奶奶,身体里边的血液几乎都要凝固了,我明明坐在了奶奶的身边,可是怎么会又出现了一个奶奶?我不敢动,甚至不敢刚开手中握着的那只苍老的手。周围仿佛静止了一般,我看大手掌心中干瘪的大手化成了血水,从我的指缝滑落。连血水都是冰凉的,我的情绪一时间难以控制,眼泪滚下来。
    “你怎么了?”阿芳放下手中的扑克,跳下床,慢慢的走向我。
    奶奶也是惊讶的望着我,快步走向我。我心底,对奶奶产生了恐惧情绪。一晚上发生了太过的灵异事件,我一时间无法接受。我甚至不清楚,现在在我身边的阿芳和奶奶究竟是人是鬼,我缓缓地向后退,“别过来。”
    “妞妞,你这是怎么了?”奶奶望着我,微弱的灯光投射在她的脸颊上,我在她的眼睛里边看到了深深的关切。

    可是,恐惧这种东西,笼罩在我的心头,我理智上相信她们是人,可是情感上一时间无法扭转过来。
    我继续往后退,一步一步的,我的小腿被身后的沙发绊倒,整个人摔坐在沙发上,我的手拄在了沙发上。
    “嘉然,你没事吧?”阿芳温热的掌心放在我的腿上。
    我下意识的闪躲,而阿芳又快速把手放在了我的膝盖上,蹲着身子,望着我。我感受到了她掌心的温热,心里边才觉得有些平稳,我指指刚才坐的位置,问道:“阿芳,你真的没有看到那儿有人吗?还有,回来的路上,你没有看到苏老爷子吗?”
    阿芳转身望着我奶奶,奶奶走到我身边,坐在我的身边,把我揽入怀抱中,轻轻的抚摸我的头发。她背对着烛光,刘海儿滑到眼前,遮住了眼睛。这个画面和刚才的画面融合在一起,还未等阿芳回答,我急忙站起身子,坐到床上。
    “你这是怎么了,嘉然,一直疑神疑鬼的。”
    奶奶叹了口气,“妞妞别怕,等明天我们好好的收拾收拾房子就好了。”
    刚回家的时候,每个人劝我好好的收拾收拾房间。难道真的和收拾房子有关?这座房子是我小学的时候建的,之后小学四年级跟爸爸去县里边读书,之后断断续续回家,在五年前因为回家的次数少了,并且回老家一般也就是走走亲戚,回来的天数少,也就懒得回来收拾,直接睡亲戚家。
    这么说来,这座房子已经有五年多没有人踏入了。
    毕竟是自己的房子,自己是这座房子的主人,因此在心理上得到了很强的慰藉性。奶奶颤颤巍巍的从沙发上站起身子,走到我身边,用她干裂的手握住我的手,“妞妞,别怕,奶奶在呢。”
    我的心情渐渐平复了,奶奶年纪大了,血液流通的慢了,虽然不像阿芳的手那么温热,却也是暖暖的。奶奶正对着蜡烛的光,眼睛深深的凹陷进去,满脸的皱纹深深浅浅的。奶奶年纪大了,我觉得心酸。
    “嗯,奶奶,我不怕了。”这个村子阴气太重了,仿佛居住了特别多的鬼,甚至多到我分辨不清楚。我只能靠体温判别,是人还是鬼。
    “奶奶,您别理李嘉然。一会儿苏老爷子,一会儿奶奶的,嘴里边没一句正经的。”阿芳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摆钟,“都九点多了,我要回家了。”
    “那你慢走啊。”我不是催着阿芳回家,实在是没有精力陪她玩儿扑克。并且,她这一身红裙子,到处跟着我晃,可能也确实招鬼。
    阿芳抓住我的手,瞪了我一眼,“你个没良心的,走送我去。”
    我哪儿还敢出门,摇摇头,“别,阿芳你自己回去吧,我好几年不回家了,路也不熟,你说是不是?”
    “看你吓的,以前你胆子不小啊。”阿芳松开我的手,豪爽的挥挥手转身而去,并且把我新买的扑克也带走了。
    我心里边当然不介意她把扑克带走,但是好歹也得把自己的那副六个四的扑克带走吧,听着就怪渗人的。
    我尽量不想乱七八糟的东西,把奶奶扶上床,“奶奶,咱们睡觉吧,我困了。”
    我下意识的相信奶奶,在整个村子里边,甚至可以说整个世界上,我和奶奶最亲近。我从小被奶奶带大,所以感情深厚。
    只是,刚才的那个奶奶的“幻影”太过于真实,即便是我选择相信现在这个奶奶是真的,仍然带着点担忧。
    “妞妞,奶奶不知道你看到了什么,以后不管看到什么,都装作没有看到。”奶奶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严肃。
    我点点头,一回头却在沙发上看到一个血红色的手掌印。就在我刚才拄过的地方……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癫爷的故事

下一篇:青铜戒

标题:荒凉鬼村
地址:http://www.euphoriamaternity.com/yc/12620.html
声明:荒凉鬼村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