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6-05-29作者:鬼才斯扬

    6.又一具鲜货
    吴言没有答话,也没有坐下,更没有心情和他喝酒,他觉得自己从联系他开始便被他耍得团团转。
    “我很想杀了你。”吴言的双眼红通通的,他已经不想再控制自己了。
    “别冲动,我的好兄弟,你看你,怎么说几句就又想动刀动枪了呢?这个事情你先不要激动,解决的办法多得是,如果你杀了我,你说你能赚到什么?只会跟着我陪葬不是吗?再说,你不考虑你自己,也得考虑下你家老头子呀!”高精明的眼珠子滴溜溜的快速转动了起来。
    吴言没有动手,被他这么一说,确实需要再三思。
    垂了垂手,刀尖朝下。
    高精明看着他的变化,语气大转,带着讨好的笑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缓缓的来到了他的身边,吴言一脸怒气的看看高精明,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没有开口。
    高精明叹了口气,收起了笑容,万分诚恳的说道:“大侄子,这样吧,不如我们联手,我负责找货卖货,你负责牵线搭桥办仪式,我有活计联系你,你有了需要联系我,你赚的钱我一分都不要,我赚的钱给你百分之二十的回扣,你看这诚意如何?”
    这诚意满满,吴言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的确,既然都是做着死人的买卖,本身就破了这世间的规矩,这人吃人的年头,不管在哪里做什么行业都难赚钱,冤死之人又如何?死孕之人又如何?死了便是死了,难道还真能爬出地下找活人复仇吗?
    这一瞬间的转变,吴言顿时觉得昨晚真是自己吓自己,那一定是心理作用而已。
    再看看高精明这样的人,找尸卖尸,没准还挖坟掘墓,现在照样活得有滋有味,一具尸体一转手,便是好几万的暴利。而自己却守着自家那个破旧的纸扎铺子,辛苦半年也不一定能比得上他卖出的一具尸体。
    吴言突然觉得这样冲动的过来是一种错误,手中的刀子比不过人家的三言两语,不过好在他高精明还算懂事,有钱同享。虽说狡诈了点,但狡诈的人却也能赚钱,倒也可以再合作合作。
    高精明小心翼翼的取下了吴言手中的刀子,拍了拍他的肩膀,似乎挺高兴,眨巴眨巴眼睛对他说道:“来,坐下喝一杯,找鲜货的事情我已经有了眉目了,今天就可以找到了,找到了到时候可以提前分你一万元。”

    高精明的话让吴言的心里又舒服了点,看来他挺爽快。
    现在看起来,高精明也不是那么的可恶,幸好自己忍住了想要杀人的冲动。
    吴言坐在了椅子上,高精明一拍脑袋,像是恍然大悟般的自言自语的道:“看我这记性,去年在外地收货的时候,特地买回来一对好酒。今天咱俩联手了,这得好好庆祝下,也为吴老弟你压压惊。”说完自顾自的走进了屋内。
    不一会,高精明颠颠的提着一瓶酒走到了吴言的面前。
    “吴老弟,这酒的名字叫”一杯醉“,这可不是上次在我这里喝过的自酿,这一杯就是一百多元呢,这价格就够醉人呀!”
    满满的一杯酒,清澈见底,浓香扑鼻。
    一杯酒下肚,吴言摇头晃脑起来,醉眼朦胧的说道:“你这酒,果真是一杯醉呀!”
    “吴老弟,你酒量不行啊!这么快就醉了?”
    “我……”吴言说不下去了。
    “既然吴老弟醉了,那我就安排你休息休息吧!”
    看着趴在桌上一动不动的吴言,高精明的眼里放出了精光,他一动不动的站在了吴言的身旁,嘴角噙笑,从轻笑到大笑,从大笑到狂笑。
    似乎笑够了,高精明停住了笑,一双如鼠的小眼微眯着,用力捶了捶他的肩膀,一脸满意的表情。

    后山院里的冷库。
    吴言静静的躺在了靠门的第一口冰棺里,紧闭着双眼,身上覆盖着一层淡淡的冰霜,寒烟袅袅。
    他永远的休息了。
    高精明淡然自定的围着冰棺绕着圈圈,一脸得意。
    “鲜货,你知道吗?你这一百多斤就是五万元。”高精明对着躺在冰棺里的吴言说道,浑身上下无不散发着癫狂。
    “来,答应你的一万元我提前预支给你!不过是冥币,正好你现在可以使用了。”说完,随手从桌台的抽屉里抽出了一张额度一万元的冥币,大大方方的插在了吴言的手指间。
    “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你的鬼老婆是一个大胖妞,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她家里很有钱,你不必怕去了地下没钱用。”高精明看着吴言,静静的说着,就像是和一个老朋友聊着天。
    吴言只能静静的听着,不能笑,不能怒,更不能动刀子。
    “你现在睡的地方,你亲手埋葬过的女大学生也睡过,怎么样,你从未想过有这一天吧?你也会变成我临时起意下的一具鲜货。”
    “喔,对了,我差点忘记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那个女大学生是我将她从外地引诱过来杀死的,因为她也像你一样愚蠢而又贪财。不过她肚里的孩子却不是我的,但更该死,好好的年纪不好好读书,只会随意对男人叉腿,不死何用?”
    “还有你喝下去的”一杯醉“,哈哈,其实是无色无味的毒药,毒死人看不出痕迹,所以价值一百多元一杯。不知道你算不算冤死之人呢?如果把你配给了那户人家,你能从地下爬出来吗?”
    “嘶,你听着愤怒吗?你看你这傻样,死了看上去都这么傻,你以为阴婚人这么好做?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冲动负责,如果你今天不拿刀子指着我,我或许还不会让你躺下。只可惜你既贪财又无脑更冲动,只会张口闭口行规,死人有资格谈行规吗?”高精明把玩着手中的刀子,狠狠的一下一下的拍着吴言僵硬的脸。
    高精明似乎说得有点累了。
    他忽而又想起了什么,探手入棺,将吴言的尸体翻了过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封魂符,贴在了他的背上。
    高精明更加满意的笑了,站起身拍拍手,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冷库外。
    “砰”的一声响,冷库的门重重的闭上了。
    它,陷入了一片冰冷的黑暗。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绝命公交站

下一篇:鬼伙伴

标题:乡村记异之阴婚介
地址:http://www.euphoriamaternity.com/yc/18412.html
声明:乡村记异之阴婚介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