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8-01-06作者:东辰

    三、
    冯楚宇在悲哀中慢慢走出,他拿起了早就准备好的护理药水和一些药物把李晓倩的遗骸处置好。用个干净的床单包裹好,他把李晓倩的遗骸整理安放好,自己躺在了床上,因为过度悲伤,加上惊吓和劳累他慢慢进入梦乡。
    日子就这样度过,起先,冯楚宇他也想到了死,和李晓倩一切去殉情,他的眼前是衰老的爹娘,李晓倩又是独生子女,不像自己家,还有个哥哥,他死了爹娘就是几年间的难受,而她,李晓倩的父母,则不是这样,我要活下,替晓倩照顾好这可怜的二老,他们会接受,所以,冯楚宇他没有选择殉情。
    至从拥有了李晓倩的遗骸,冯楚宇的心情好多了,他早就毕业了,进了高等的音乐学院继续深造,这天他吃罢晚饭早早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对着停放的李晓倩的遗骸说,“倩,我又为你写首歌,我先弹给你听,等夜深了,你在出来弹给我听,看,有没有你不如意的音节你在更改啊?倩。”
    美妙的钢琴响起,冯楚宇合着琴弦是忘情着唱着。
    “我和你,在一起,今生不分离。
    花丛里,田埂上,你东我不西。
    多甜蜜,紧紧依,翩翩起舞在花蕊。”
    那个琴音突然终止,冯楚宇痛苦扑倒在钢琴上,
    “晓倩,晓倩……我的晓倩。”
    顷刻那琴声又起,是激昂的和旋,更有个人儿是含着血泪再度唱起;
    “在梦里,在天堂,你们不分离。
    我和你,我和你,永远永远,紧相依
    紧相依,相依。”
    子夜,在子夜西厢房时有琴声传出,爹妈,哥嫂谁也不会阻拦,阻拦这浓浓的爱。他们听惯了这种琴音,如似没有琴音传出,他们会耽心,耽心楚宇,是不病了起不来弹琴、歌唱了?
    又是一个子夜,人们都睡在梦乡,冯楚宇又起床,他走下地嘴里叨念着,“晓倩,急了吧?你等急了吧,来我抱你,我们去弹琴。”
    冯楚宇又同往常一切抱着这处理好的李晓倩的遗骸,把她安放在了椅子上,让李晓倩的骷髅坐到了钢琴前,冯楚宇再把李晓倩早已化成了只剩下骨骼的双手摆放到了琴的键盘上,他的手并没有离开,就扶在她的上面,奇迹发生,琴声响起。
    “晓倩,你弹的真好,真好,你给我再弹一首,你听好,我唱念着谱子你再来弹奏。

    一首美丽的音符又在人与鬼的合作中诞生,冯楚宇还在忘情的擎扶着李晓倩的早已化作骨骸的双手上在那里痴情着弹奏,他们、她们的正前方正是冯楚宇明亮的窗户,此时被冯楚宇遮挡的是严严实实。
    那个好看的玉手,现在变的更为长长,不是原有的森森白白,是冯楚宇的精血浇筑,她转变了原有的颜色,是透着点点血色的黄白。
    子夜的琴声,子夜的琴声从此就再没有中断。
    一曲一曲,一首一首,子夜已经过去,钢琴早已没有人弹奏,那个不去的音节,它还在飘荡,渡着冯楚宇进入梦乡,睡梦中,有人喃语,喃语着,叫着又是谁了的名字,名字。
    ”晓倩,晓……倩“
    四
    梦,依然是美丽,冯楚宇他仍然在做,这是李晓倩死去的第三年,关心他的哥嫂还有爹娘以及亲朋好友出来诸多给他说媒,都被他一一拒绝。
    夏季的一夜,明月正圆的时候,住在正房东屋的嫂子起来出恭。嫂子桂花方便完毕正走回自己门前,好听的琴声在弟弟楚宇的房间传出,嫂子桂花,她处于好奇,又怀有怜爱,一路走来嘴里不停的说,”不要命了,你明天不去上班,明天又不是星期日,夜,这深,你还不睡“
    她自言自语时,走到了弟弟冯楚宇的门下,桂花想推开门劝小叔子早点安歇,真好听的琴声,她就站在屋门外听着,听着,听着,桂花她听到屋里是小叔子冯楚宇在和别人说话声音,向是正教什么人学习弹钢琴,还叫着人家的名字,”晓倩,你的这个音节你弹的不对,你应该这样弹。“
    ”啊,愿不得,几次给你介绍对象你都不看,却原来,你有了自己心上人,还,晓倩,倩的一个劲叫,待我看看你,那个姑娘她是谁,长得什么样。“
    桂花嫂嫂她,不回家睡觉,却生出来诸多的闲情逸致,走出房门前她不去敲门,竟走到了小叔子冯楚宇的窗前往里头寻看,也是合该有事,往日是夜冯楚宇把个窗户遮蔽的是严严实实,可今夜,今夜,却被嫂子望了个正着,她的眼前,冯楚宇站在骷髅身后正手把着骷髅的手指骨在弹琴。

    ”啊“
    一声惊叫,琴声戛然终止。
    不知情的冯楚宇他,他还在那里手扶着李晓倩的手指骨骸弹琴,可那个手的骨骸早不似了从前,全不在了往昔。这只骷髅的骨骸的手在变化,包括她整个骨骸在转变,全没有往夜的状态全不在往昔之中那样随他摆布。惊得冯楚宇仔细查看,”咣咣咣“
    ”开门开门,冯楚宇你给我出来?出来?“
    冯楚宇听见有人在叫他,是在窗外,传来是哥哥的声音,冯楚宇猛然一抬头,”啊!?坏了。“
    当冯楚宇抬头向着窗外看去时,他惊得慌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喃喃着说,”为什么没拉上窗帘,为什么我没拉窗帘。“
    冯楚宇快速的整理着李晓倩的骨骸,藏好,再望窗外看,他一惊非同小可。是哥哥的喊叫
    ”桂花,你醒醒,桂花,桂花啊啊“
    ”啊?是哥哥,嫂子怎么了?为什么她们在我的窗前?“
    ”桂花,桂花,你醒醒,楚宇,你给我出来?出来你你怎么的你得嫂子了啊?出来,你给我滚出来。“
    屋中听见哥哥凄惨的哭声,冯楚宇的心里也猜出八九。他慌忙再回头观看确信自己把李晓倩遗骸藏好,藏妥,这才慌慌张张开房门走出。
    迎面就挨哥哥一个当胸重拳,”你把桂花怎样了啊?她她,她可是你的嫂子?是你嫂子?“
    寂静之夜,这悲愤的嚎啕声和吵闹声早就惊醒了爹娘,他二老不知何情也走出自己房屋来到了小儿子楚宇驻地西厢房一看是自己的儿媳她躺倒在地大儿子抱着她正哭泣,到时吃惊不小,”啊“
    ”啊,桂花,儿呀,你你你的媳妇她怎么了?“
    愤怒中的冯楚强用手指向了弟弟冯楚宇说;
    ”你你,你去问他。“
    ”楚宇,你快说这是怎么了?“
    ”我我,我“
    冯楚宇他不在楞,知道是自己刚才和李晓倩的骷髅弹琴把嫂子吓着,他再也不回答爹娘的问话,他问,”嫂子她好吗?“
    ”不好,她她没气了。“是爹娘他们的回话,
    急切中冯楚宇来到嫂子桂花身边,他听到了是哥哥凄惨的哭声。
    ”啊,桂花,你醒醒。“
    爹娘哭着怜爱着小儿子异口同声的逼问他们的大儿子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讲。“
    被逼问急的大儿子就抱着自己媳妇桂花是嚎啕大哭,任你们怎么个问他是一句话儿也不说。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火葬诡事

下一篇:深夜的出租车

标题:子夜琴声
地址:http://www.euphoriamaternity.com/yc/49493.html
声明:子夜琴声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